特色栏目导航    ·案例教学法 ·名家演讲 ·他山之石 ·行政法词典 ·教改之窗 ·互联网导航
·行政法案例
·论公法上的行政调查─以台湾数案例分析
·印度首都在运动会前驱逐街头小贩被判违宪
·湖南金浩茶油事件与信息公开
·杭州下城区选民联名申请罢免区人大代表
当前位置:主页>案例教学法>文章内容
《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案例
来源: 发布时间:2009-01-10 阅读次数:

《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案例分析

 

第一章   行政法概述

案例1
  张某系某大型电视机厂的职工,1998年厂里分房时未列入分房名单,张某不服,以该电视机厂为被告,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不合格,驳回了张某的起诉。

案例点评:
  案情中所讲到的电视机厂给职工分房的行政,属于“私人行政”的范畴,不是行政法上的行政。行政法上的行政通常指公共行政,即国家行政机关或者法律、法规授权行使行政职能的组织对国家与公共事务的组织、管理。因此,张某对电视机厂分房时未将其列入分房名单的做法不服,不能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第四章   行政法的历史发展

案例2
  卡多案是法国行政法院于18891213对卡多(Cadot)先生诉内政部长决定一案的判决形成的。1889年,法国马赛市取消了市立道路与水源公司总工程师的职位,卡多先生就是这个公司的总工程师,其职位被取消后便向马赛市提出损害赔偿,马赛市政府驳回了他的索赔要求,他转而向市普通法院提起诉讼,但该普通法院认为将他与马赛相连的合同没有具备民事上的雇佣劳动力合同特征,因而裁决其无管辖权。卡多先生又向省政府提出申诉,省政府也宣称无权限,因为申诉理由不是基于中断执行公共工程的合同。卡多先生只得转而向内政部长提出其申诉,然而,在部长大人那儿卡多先生也吃个闭门羹,他的答复是赔偿要求在马赛市政府那没有受到欢迎,那么他鄙人也别无选择。对于内政部的拒绝受理,卡多先生向行政法院提出了诉讼。
  行政法院受理了卡多先生诉案后作出的判决如下:由于马赛市政府-与市长拒绝受理卡多先生的申诉,故在当事人间产生了争议,这种争议审理权限属行政法院……。行政法院的判决还认为,内政部长对事实上不属其权限范围内的问题放弃审理的作法是明智的。

案例点评:
  卡多案例表面上看是个微不足道的,没有确定什么重大原则的判例,但听过雅热斯密特(Jagerschmidt)政府专员陈述其意见后人们就会对之刮目相看了。事实上,卡多案例标志着行政诉讼变革中一个重要阶段的伊始,冲击了部长法官制理论,并使行政法院成为行政诉讼中具有一般权限的法官。
  法国大革命确立了三权分立原则,179081624日的法律等法律都是旨在使行政避免任何法官审查,可是逐渐地、二个真正的行政司法悄悄地发展起来,初始只有咨询权,后来共和八年宪法创设国家参事院,成为事实上的审判机关。
  长期以来,国家参事院只有“保留的审判权”,原则上最后判决权属于国家元首,但国家元首已习惯于根据国家参事院的意见判决。后来,1872524法律授予国家参事院以“委任的审判权”,允许国家参事院以其自己的名义作出诉讼判决,自此,国家参事院变成了行政法院。但由于上述原因以及行政不应有法官的原则,即使在1872年以后,行政司法仍残留一些“后遗症”,事实上行政法院在法律明确规定的情况下才有诉讼管辖权限,换言之,行政法院还是个授权法官,而部长才是具有一般限权的法官,私人提出的任何行政申诉都要先向部长提出,部长以法官的身份审理,只有不服部长裁决时方可上诉到行政法院,这就是“部长法官制”理论。
  “部长法官制”理论实质上就是行政机关为关于自己案件的法官,评判自己作出的行为,自从有了名符其实的行政司法负责审理行政机关与私人间争议以后,这种自己是自己案件法官的局面开始告危,从争议转向逐渐被判例法抛弃,尤其是在政府法令诉讼与越权之诉方面排除了“部长法官制”理论,行政法院最终抛弃这一理论就是在卡多判例中作出的,地方政府责任之诉毋须先由部长裁决,凡行政秩序中的争议从此都可直接向行政法院提起诉讼,只有在法律明文规定时向上级行政机关提出行政诉愿才成为必要的程序。
  用雅热斯密德政府专员的话概括之就是“哪有制定行政执行决定的机关,那就会产生行政诉讼,只要对行政机关决定的效力提出异议,使可直接诉讼到行政法院”,从而使行政机关失去了司法职能。通过卡多判例,行政法院确认自己是一般权限的法官,对公共机关的撤销行政行为之诉与赔偿之诉拥有初审与终审管辖权。
  1889年的卡多诉内政部长案否定了部长法官制,使得行政法院成为享有普遍管辖权限的法院,它标志着法国的行政诉讼和行政法院的最终确立,一个独立的法律部门——行政法由此诞生了。总之,卡多案例给行政司法带来了春天,也许1953930的法令重新使行政法院变成授权法官,但却把初审与终审一般司法管辖权授予行政法院,而不是行政机关自身。卡多案例带来的春天可能已经过去,然而在春天里孕育的许多花木已结成丰硕的果实,1953930的改良法令就是其中之一。

 

第二编   行政法主体

案例3
原告:田永,男,北京科技大学应用科学学院物理化学系94级学生。
被告:北京科技大学。
  原告田永认为自己符合大学毕业生的法定条件,被告北京科技大学拒绝给其颁发毕业证、学位证是违法的,遂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告诉称:我一直以在校生身份在被告北京科技大学参加学习和学校组织的一切活动,完成了学校制定的教学计划,并且学习成绩和毕业论文已经达到高等学校毕业生水平。然而在临近毕业时,被告才通知我所在的系,以我不具备学籍为由,拒绝给我颁发毕业证、学位证和办理毕业派遣手续。被告的这种作法违背了法律规定。
请求判令被告:
1
.为我颁发毕业证、学位证;
2
.及时有效地为我办理毕业派遣手续;
3
.赔偿我经济损失3000元;
4
.在校报上公开向我赔礼道歉,为我恢复名誉;
5
.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辩称:原告田永违反本校《关于严格考试管理的紧急通知》(以下简称068号通知)中的规定,在补考过程中夹带写有电磁学公式的纸条被监考教师发现,本校决定对田永按退学处理,通知校内有关部门给田永办理退学手续。给田永本人的通知,也已经通过校内信箱送达到田永所在的学院。至此,田永的学籍已被取消。由于田永不配合办理有关手续,校内的一些部门工作不到位,再加上部分教职工不了解情况等原因,造成田永在退学后仍能继续留在学校学习的事实。但是,校内某些部门及部分教师默许田永继续留在校内学习的行为,不能代表本校意志,也不证明田永的学籍已经恢复。没有学籍就不具备高等院校大学生的毕业条件,本校不给田永颁发毕业证、学位证和不办理毕业派遣手续,是正确的。法院应当依法驳回田永的诉讼请求。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19949月,原告田永考入被告北京科技大学下属的应用科学学院物理化学系,取得本科生学籍。1996229,田永在参加电磁学课程补考过程中,随身携带写有电磁学公式的纸条,中途去厕所时,纸条掉出,被监考教师发现。监考教师虽未发现田永有偷看纸条的行为,但还是按照考场纪律,当即停止了田永的考试。北京科技大学于同年35按照"068号通知”第3条第五项关于“夹带者,包括写在手上等作弊行为者”的规定,认定田永的行为是考试作弊,根据第一条“凡考试作弊者,一律按退学处理”的规定,决定对田永按退学处理,410填发了学籍变动通知。但是,北京科技大学没有直接向田永宣布处分决定和送达变更学籍通知,也未给田永办理退学手续。田永继续在该校以在校大学生的身份参加正常学习及学校组织的活动。
  19963月,原告田永的学生证丢失,未进行19951996学年第二学期的注册。同年9月,被告北京科技大学为田永补办了学生证。其后,北京科技大学每学年均收取田永交纳的教育费,并为田永进行注册、发放大学生补助津贴,还安排田永参加了大学生毕业实习设计,并由论文指导教师领取了学校发放的毕业设计结业费。田永还以该校大学生的名义参加考试,先后取得了大学英语四级、计算机应用水平测试BASIC语言成绩合格证书。田永在该校学习的4年中,成绩全部合格,通过了毕业实习、设计及论文答辩,获得优秀毕业论文及毕业总成绩全班第九名。北京科技大学对以上事实没有争议。
  被告北京科技大学的部分教师曾经为原告田永的学籍一事向原国家教委申诉,原国家教委高校学生司于1998518致函北京科技大学,认为该校对田永违反考场纪律一事处理过重,建议复查。同年65,北京科技大学复查后,仍然坚持原处理结论。
  19986月,被告北京科技大学的有关部门以原告田永不具有学籍为由,拒绝为其颁发毕业证,进而也未向教育行政部门呈报毕业派遣资格表。田永所在的应用学院及物理化学系认为,田永符合大学毕业和授予学士学位的条件,由于学院正在与学校交涉田永的学籍问题,故在向学校报送田永所在班级的授予学士学位表时,暂时未给田永签字,准备等田永的学籍问题解决后再签,学校也因此没有将田永列入授予学士学位资格名单内交本校的学位评定委员会审核。
  被告北京科技大学为此案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有:1.原告田永于1996229写下的书面检查和两位监考教师的书面证言,这些证据能够证明田永在考试中随身携带了写有与考试科目有关内容的纸条,但没有发现其偷看的事实;2.原国家教委《关于加强考试管理的紧急通知》、校发(94)068号《关于严格考试管理的紧急通知》、原国家教委有关领导的讲话,这三份材料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53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时可以参照的规章范畴;3.北京科技大学教务处关于田永等三人考试过程中作弊按退学处理的请示、期末考试工作简报、学生学籍变动通知单,以上书证能够证明北京科技大学于1996410做出过对田永按退学处理的决定,但不能证明该决定已经直接送达给田永,也不能证明该决定已经实际执行;4.原国家教委高校学生司函、北京科技大学对田永考试作弊一事复查结果的报告,这些书证能够证明北京科技大学部分教师、原国家教委高校学生司对田永被处分一事的意见,以及北京科技大学在得知这两方面意见后的态度;5.北京科技大学的《关于给予北京科技大学学生王斌勒令退学处分的决定》一份、《期末考试工作简报》7份,以上书证与本案没有必然联系,不能成为本案的证据。此外,北京科技大学在诉讼期间,未经法院同意自行调取了唐有兰等教师的证言、考试成绩单、1998届学生毕业资格和学士学位审批表、学生登记卡、学生档案登记单、学校保卫处户口办公室书证、学籍变动通知单第四联和第五联、无机94班人数统计单等书证交给法院,这些证明由于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33条关于“在诉讼过程中,被告不得自行向原告和证人收集证据”的规定,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根据。
  原告田永提交的证据有:119969月被告北京科技大学为田永补办的学生证(学号为9411026),能够证明北京科技大学不仅从19969月为田永补办了学生证,并且还逐学期为田永进行了学籍注册,使其具有北京科技大学本科学生学籍的事实;2.献血证、重修证、准考证、收据及收费票据、英语四级证书、计算机BASIC语言证书、田永同班同学的两份证言、实习单位书证、结业费发放书证,以上证据能够证明田永在北京科技大学的管理下,以该校大学生的资格学习、考试和生活的相关事实;3.学生成绩单,能够证明田永在该校四年的学习成绩;4.加盖北京科技大学主管部门印章的北京地区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推荐表,能够证明北京科技大学已经承认田永具备应届毕业生的资格;5.北京科技大学应用科学学院的证明,证实田永已经通过了全部考试及论文答辩,其掌握的知识和技能已具备了毕业生的资格,待田永的学籍问题解决后就为其在授予学位表上签字的事实。
  在庭审中,法庭对双方当事人提交的上述证据均进行了质证。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认为:在我国目前情况下,某些事业单位、社会团体,虽然不具有行政机关的资格,但是法律赋予它行使一定的行政管理职权。这些单位、团体与管理相对人之间不存在平等的民事关系,而是特殊的行政管理关系。他们之间因管理行为而发生的争议,不是民事诉讼,而是行政诉讼。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25条所指的被告是行政机关,但是为了维护管理相对人的合法权益,监督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依法行使国家赋予的行政管理职权,将其列为行政诉讼的被告,适用行政诉讼法来解决它们与管理相对人之间的行政争议,有利于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21条规定:“国家实行学业证书制度。”“经国家批准设立或者认可的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按照国家规定,颁发学历证书或者其他学业证书。”第22条规定:“国家实行学位制度。”“学位授予单位依法对达到一定学术水平或者专业技术水平的人员授予相应的学位,颁发学位证书。”《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第8条规定:“学士学位,由国务院授权的高等学校授予”。本案被告北京科技大学是从事高等教育事业的法人,原告田永诉请其颁发毕业证、学位证,正是由于其代表国家行使对受教育者颁发学业证书、学位证书的行政权力时引起的行政争议,可以适用行政诉讼法予以解决。
  原告田永没有得到被告北京科技大学颁发的毕业证、学位证,起因是北京科技大学认为田永已被按退学处理,没有了学籍。教育法第28条规定的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行使的权利中,第()项明文规定:“对受教育者进行学籍管理,实施奖励或者处分”。由此可见学籍管理也是学校依法对受教育者实施的一项特殊的行政管理。因而,审查田永是否具有学籍,是本案的关键。
  原告田永经考试合格,由被告北京科技大学录取后,即享有该校的学籍,取得了在该校学习的资格,同时也应当接受该校的管理。教育者在对受教育者实施管理中,虽然有相应的教育自主权,但不得违背国家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规定。田永在补考时虽然携带写有与考试有关内容的纸条,但是没有证据证明其偷看过纸条,其行为尚未达到考试作弊的程度,应属于违反考场纪律。北京科技大学可以根据本校的规定对田永违反考场纪律的行为进行处理,但是这种处理应当符合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精神,至少不得重于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国家教育委员会1990120发布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第12条规定:“凡擅自缺考或考试作弊者,该课程成绩以零分计,不准正常补考,如确实有悔改表现的,经教务部门批准,在毕业前可给一次补考机会。考试作弊的,应予以纪律处分。”第29条规定应予退学的十种情形中,没有不遵守考场纪律或者考试作弊应予退学的规定。北京科技大学的"068号通知”,不仅扩大了认定“考试作弊”的范围,而且对“考试作弊”的处理方法明显重于《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第12条的规定,也与第29条规定的退学条件相抵触,应属无效。另一方面,按退学处理,涉及到被处理者的受教育权利,从充分保障当事人权益的原则出发,做出处理决定的单位应当将该处理决定直接向被处理者本人宣布、送达,允许被处理者本人提出申辩意见。北京科技大学没有照此原则办理,忽视当事人的申辩权利,这样的行政管理行为不具有合法性。北京科技大学实际上从未给田永办理过注销学籍,迁移户籍、档案等手续。特别是田永丢失学生证以后,该校又在19969月为其补办了学生证并注册,这一事实应视为该校自动撤销了原对田永做出的按退学处理的决定。此后发生的田永在该校修满四年学业,还参加了该校安排的考核、实习、毕业设计,其论文答辩也获得通过等事实,均证明按退学处理的决定在法律上从未发生过应有的效力,田永仍具有北京科技大学的学籍。北京科技大学辩称,田永能够继续在校学习,是校内某些部门及部分教师的行为,不能代表本校意志。鉴于这些部门及部分教师的行为,都是北京科技大学的职务行为,北京科技大学应当对该职务行为产生的后果承担法律责任。
  国家实行学业证书制度。原告田永既然具有北京科技大学的学籍,在田永接受正规教育、学习结束并达到一定学历水平和要求时,北京科技大学作为国家批准设立的高等学校,应当依照教育法第28条第1款第五项及《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第35条的规定,给田永颁发相应的学业证明,以承认其具有的相当学历。
  国家实行学位制度。原告田永是大学本科生,在其毕业后,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可以授予学士学位。被告北京科技大学作为国家授权的学士学位授予机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暂行实施办法》第4条、第5条规定的程序,组织有关人员对田永的毕业成绩、毕业鉴定等材料进行审核,以决定是否授予其学士学位。关于高等院校毕业生派遣问题。《毕业生就业派遣报到证》,是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主管毕业生调配的部门按照教育行政部门下达的就业计划签发的。普通高等学校根据《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工作暂行规定》第九条的规定,应当履行将毕业生的有关资料上报所在地的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职责,以供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审查和颁发毕业派遣证。原告田永取得大学毕业资格后,被告北京科技大学理应履行上述职责。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3条、第4条规定的行政赔偿范围,只包括违法行政行为对受害人人身权或者财产权造成的实际侵害。
  目前,国家对大学生毕业分配实行双向选择的就业政策,并非学生毕业后就能找到工作,获得收入。因此,被告北京科技大学拒绝颁发证书的行为,只是使原告田永失去了与同学同期就业的机会,并未对田永的人身权和财产权造成实际损害。故田永以北京科技大学未按时颁发毕业证书致使其既得利益受到损害为由提出的赔偿经济损失主张,不能成立。原告田永在考试中有违反考场纪律的行为,被告北京科技大学据此事实对田永做出的按退学处理的决定虽然不能成立,但是并未对田永的名誉权造成损害。因此,田永起诉请求法院判令北京科技大学在校报上向其赔礼道歉,为其恢复名誉,不予支持。
  综上,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于1999214判决:
1
.被告北京科技大学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向原告田永颁发大学本科毕业证2.被告北京科技大学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60日内召集本校的学位评定委员会对原告田永的学士学位资格进行审核;
3
.被告北京科技大学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履行向当地教育行政部门上报原告田永毕业派遣的有关手续的职责;
4
.驳回原告田永的其他诉讼请求。第一审宣判后,北京科技大学提出上诉。
理由是:1:田永已被取消学籍,原判认定我校改变了对田永的处理决定,恢复了其学籍,是认定事实错误;2.我校依法制定的校规、校纪及依据该校规、校纪对所属学生做出处理,属于办学自主权范畴,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干预;3.我校向一审提交的从教学档案中提取的证据,不属于违法取证,法院应予采信。请求二审撤销原判,驳回田永的诉讼请求。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应当维持。上诉人北京科技大学认为被上诉人田永已不具有该校学籍,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学校依照国家的授权,有权制定校规、校纪,并有权对在校学生进行教学管理和违纪处理,但是制定的校规、校纪和据此进行的教学管理和违纪处理,必须符合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规定,必须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北京科技大学对田永按退学处理,有违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规定,是无效的。北京科技大学在诉讼中提交的从教学档案中调取的证据,虽然不属于行政诉讼法第33条规定的被告不得在诉讼过程中自行向原告和证人收集证据的情况,但是由于无法证明这些证据是在做出按退学处理的决定时形成的,故法院不予认定。据此,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照行政诉讼法第61条第()项的规定,于1999426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问题]  学校是否可以成为行政主体?
  

案例4           原告:张某,男,38岁,个体经营者。  被告:某公安局
  某市属于旅游风景区。每年旅游季节,该市的宾馆、旅店供不应求。为解决这一矛盾,市政府鼓励市民开家庭旅社。张某为此开设了家庭旅社。张某已申办好了工商经营登记和税务登记,遂向公安机关申办《治安许可证》。该公安局的分管领导林副局长已口头答应,过几天给张某发《治安许可证》。但过了几天以后,该分管副局长休假,另一副局长康某对此作了审批:拒绝给张某颁发《治安许可证》;理由是:经实地检查,发现该家庭旅社未达到最低的治安标准。为此,该公安局把这一决定正式通知给张某。
  张某得知该审批结论后,向该公安局的上级公安机关申请行政复议。理由是:        1.认为该家庭旅社已达到治安标准,公安机关检查不实;2、该事项根据该公安局的内部分工,属于林副局长分管,另外副局长做出这一决定是一种越权行为,越权行为应当无效。
  上级公安机关对该依法受理并进行了复议……。
[
法律问题]  公安机关的审批行为是否构成越权行为?
  


案情5  某公安局民警李某,开车执行公务。在返回单位途中,路过其小孩正在读书的学校,临时决定先接其小孩回家,然后再回单位。就在其接上小孩回家的路上,李某违章驾驶,撞伤一老太太。
  该老太太打算去法院提起损害赔偿之诉,但她应当以李某个人为被告提起民事赔偿之诉呢,还是以李某所属的公安机关为被告提起行政赔偿之诉?为此,她前来一家律师事务所请教。
律师事务所中的律师们在讨论中有两种不同的意见:
  一种意见主张,应当以民警李某所属的公安机关为被告提起行政赔偿诉讼。理由是:1.李某是民警,属于国家公务员;2.李某发生撞车时使用的车是公务车,而不是私家车;3.虽然接送自己的小孩不属公务,但它发生在整个公务的时间段之内(即回到单位之前而不是之后)
  另一种意见主张,应当以李某个人为被告提起民事赔偿之诉。理由是:接送小孩是私人行为而不是公务行为,因而与属公安机关没有关系。
请问:你的意见如何?

 

案例6:    派出所的行政主体地位

    1996515,梁某从英德市到韶关市办事。次日凌晨二时许,梁某到其住在韶关的姑姑家,其姑姑家与王某的住所分属前后相邻的两幢楼。黑夜中梁误将第5幢楼认为是第4幢楼,梁上楼到王某家门口,使用其姑姑给的锁匙开王的房门,开了约三分钟,门打不开。正在睡觉的王某夫妇被开门声吵醒,以为有小偷,便拿了一把三角刮刀去开门。梁听到房内有动静后没出声,刘开门后发现梁穿着大衣站在门口,手里拿着长条状物,(实足报纸),便用三角刮刀向梁刺去,致梁右肩受伤,被送医院住院治疗用去医药费996元,经韶关市公安局鉴定属轻微伤。在梁住院的第二天,刘某前往医院看望,并向梁道歉。九公里派出所经调查、取证、询问当事人后,于525作出治安管理处罚裁决书,对刘殴伤他人的行为给予警告处罚,并裁决刘某赔偿梁某1000元,负担医疗费996元。刘某不服上述两项裁决,向韶关市公安局申请复议,韶关市公安局经复议,作出裁决维持九公里派出所的原裁决,刘某仍不服,向韶关市某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刘某诉称,其行为并非故意殴打他人,梁某误开门也有过错,在当时特定环境下认为梁某是小偷而误伤,可以给予民事赔偿,而不应受到治安处罚,被告的行政处罚裁决不公正,适用法律不当,要求法院撤销被告作出的治安管理处罚裁决书和赔偿损失、负担医疗费的裁决书。被告九公里派出所辩称,刘某持刀伤人,其行为违反了治安营理处罚条例的有关规定,应受到行政处罚。

    法院经审理认为,梁某在深夜错开原告的门,在听到屋里有动静时,又没有用正确的方法叫门,原告在心理极度紧张的情况下用防身的工具刀误伤梁菜,其行为虽造成梁某轻微伤,但主观上没有违反治安管型的故意,故不能构成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客体,被告对此作出处罚欠妥,故此判决:撤销九公里派出所治安管理处罚书和赔偿损失、负担医药费用裁决书。

[法律问题]  派出所在行政法上是否具有主体资格?

  

案例7:     行政机关内部机构的行政主体地位

199628凌晨130分,信丰县加定粮管所职工宿舍王某住房发生火灾。经扑救灭火后,从当日上午开始,信丰县公安局消防科组织人员对火灾事故进行了调查。经询问王某及有关证人,进行现场勘查,于214作出《火灾原因认定书》。认定这起火灾是从王某房内烧起的,起火点在房内北面距房门2.35的低柜处,由于王某使用电器不慎,导致低柜燃烧引起火灾。但信丰县公安局消防科未将《火灾原因认定书》送达给王某,亦未告知王某如对火灾原因不服,可以要求重新认定。便于1996313作出《消防管理处罚裁决书》,以王某使用电器不慎造成火灾事故为由,决定给予责任人王某罚款1500元的处罚。王某不服,以被告处罚事实不清,违反法定程序为由向信丰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被告对其所作的处罚决定。

    信丰县法院经审理认为,依照公安部有关规章规定,被告依职权对火灾事故责任人王某进行处罚时,理应向王某出具《火灾原因认定书》及告知原告如对火灾原因认定不服,可以提出重新认定。但被告却未依照执行,其行为违反了法定程序。据此作出一审判决:撤销被告信丰县公安局消防科的消防管理处罚决定。一审判决后,信丰县公安局消防科不服,向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上诉人信丰县公安局消防科在处理火灾事故中,应按照公安部《消防监督程序规定》将火灾原因认定书送达给当事人,并告知当事人如对火灾原因认定不服,可以向当地主管公安局消防科未依法定程序进行消防管理处罚,使被上诉人失去了申请重新认定的机会,应当由上诉人信丰县公安局消防科依法定程序对火灾事故进行重新处理,保障被上诉人王某可以重新申请认定的权利。故此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问题]  公安局消防科是否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是否为适格的被告?

 

案例8:    临时机构的行政主体资格

游某于1991123参加某省三建公司招干考试,同年12[0日应征入伍服役。入伍前,体检视力左眼为4.9,右眼为5.0.并通过抽查合格。入伍后.经部队抽俭视力左眼为4.1,右眼力4.2199221,部队以视力不合格作退役处理。某市人民政府征兵办公室认为游某入伍前曾参加某省三建公司招干考试,入伍后,获知考干被录取,便以视力不行要求回地方招干,以其入伍动机不纯,弄虚作假,逃避服兵役为由,根据《征兵工作奖惩规定》于1992225对其作出处罚决定,处以罚款600元,在3年内不准参加升学考试,不予招工、招干,不发营业执照。游某不服,向地区征兵办公室申请复议,地区征兵办公室逾期未作出复议决定。游某遂向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游某诉称:被告仅根据视力在入伍前后的变化这一表面现象,认定弄虚作假,逃避服兵役,所作出的处罚决定,缺乏事实依据,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请求撤销征兵办公室的处罚决定。市政府辩称,原告的行为是极为错误的,原告为了个人利益,而不顾国家利益、人民利益、军队利益,并且给我市征兵工作和部队建设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对其错误行为依照法规予以处理,是正确的,请求法院维持其处理决定。

 [法律问题] 市征兵办公室有无行政主体资格?

 

案例9:   三查办是否具有行政主体资格

    1991111216日,泸县人民政府税收、财务、物价大检查办公室(简称三查办)在一年一度的税收财务物价大检查中,根据群众举报,对泸县粮食局服务部的时务收支情况进行了重点检查。查出服务部于1989年至199110月期间有以下违法行为:(1)擅自提高标准,巧立名目,滥发奖金、实物、补贴13项,金额50522元;(2)在泸县协昌公司套取发票2份,金额1702元:(3)违反规定,擅自购买高级烟酒、照相机、录音机等专项控制商品,金额12658元。1992225,三查办依据国务院《关于违反财政法规处罚的暂行规定》和财政部《关于违反财政法规处罚的暂行规定实施细则》的规定,决定对服务部的违法行为,处以违法款项10%的罚款计5052元,对责任人员服务部经理任某、会计袁某分别处以罚款80元;依据财政部全国发票管理办法的规定,对服务部的第(2)项违法行为处以罚款200元,依据国务院关于从严控制社会集团购买力的决定的规定,对服务部的第(3)项违法行为,处以违法款项40%的罚款计5063元,并加收5%的专控商品附加费632元。服务部不服,向泸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三查办不是政府部门,它是由政府设置的、挂靠同级财政部门的临时机构,是基于政府的委托行使行政管理职权的,所以无权以自己的名义作出处罚决定,请求撤销被告所作的处罚决定。

[法律问题]  三查办有无行政主体资格?

 

案例10:    联合执法与行政主体

199334,浙江省“打假办”、计量局、工商局等单位,根据群众反映和省政府有关领导的批示,组织人员对某公司生产的击孔隐形眼镜进行现场检查。到现场后,检查人员未出示证件,就从该公司成品仓库总量为1050片的产品中,抽样80片,分2盒包装后,用浙江省计量测试技术研究所的签封封样,加盖了该研究所的印章,并由抽样的2名工作人员签字。同年317日,省计量局委托金华市标准计量管理局对在金华市城西卫生院销售的标有该公司商标的隐形眼镜进行市场抽样,抽样数量为40片。嗣后,省计量局有关工作人员在其他参与此次抽样、封样的有关工作人员不在场的情况下,启封了从该公司带回的一盒企业样40片,尔后省计量局工作人员将二地抽查样品中的40片,于320委托上海国家玻璃搪瓷质量监督检测中心进行检验。该中心经对其中的20片样品测试后,于1993417出具了检验报告。浙江省计量用于1993430依据此检验报告,认为该公司生产的击孔软性隐形眼镜属劣质品,决定立案查处。511,该公司对上海玻璃搪瓷质量监督检测中心的检验报告提出异议。上海玻璃搪瓷质量监督检测中心于1993518函告省计量局表示原报告有误,同时宣布作废。199389省计量局根据上海玻璃搪瓷质量监督检测中心出具的检验报告,依据《浙江省查处生产和经销假冒伪劣商品行为条例》的规定,决定给予该公司技术监督行政处罚;责令其停止生产击孔软性隐形眼镜,进行整顿;没收已封存的产品;罚款人民币2万元。该公司对处罚决定不服,向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法律问题]  本案所涉行政行为的行政主体是何者?

 

案例11:    烟草专卖局与行政主体

     赵某于1995217从上海某一非法卷烟市场购入“七彩”牌非法进口卷烟l箱,在无准运证的情况下用自行车贩运至他处企图零售。运输途中,被上海市烟草专卖局黄浦分局委托的执法人员在路上查获。执法人员拦下两辆出租车将赵某及其携带的香烟等物品一起带至办公地点进行查询,并责令其支付了出租车费25元。经询问,赵某承认他以每条55元的价格购入卷烟,欲以每条50元出售给路人。烟草专卖局据此认定赵某非法经销走私烟,决定没收其携带的50条“七彩”牌走私烟,并开具了罚没物品收据,但没有制作处罚决定书,也没有告知处罚的法律依据。赵某不服,于1995313向上海市黄浦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赵某诉称.他所携带的50条进口卷烟是自己和友人自用而从烟草市场购近的,并不存在倒卖营利的故意和行为,被告认定他非法经销走私烟显属错误。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返还原物或相应的折价款,并赔偿被告强令他支付的出租车费25元。

 被告辩称,赵某以营利为目的从外烟黑市购入1箱走私烟,无准运证贩运并欲非法出售牟利的事实,有赵某本人的陈述笔录及查获的走私烟等物品为证,其行为已违反了《烟草专卖法》,被告据此作出的处罚并无不当,要求法院予以维持,至于原告支付的出租车费,同意返还给赵某。 [法律问题]  烟草专卖局的处罚行为是否有效?

 

 

 

 

第十一章    行政行为概述

案例12    原告:某市房地产开发公司。
被告:某市人民政府。
  某市房地产开发公司系中外合资企业,它意欲在某市开发房地产。该市政府为了吸引外资,同意为其提供许多优惠条件。其中在征用土地项目上,该公司看中——块属于基本农田的土地。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45条规定,对于基本农田的审批权属于国务院,但该市政府越权做出了审批,同意其开发该地块,从而使该房地产开发公司办妥了尔后的有关用地手续。
  该房地产开发公司在征地开发过程中,引起了大量农民的上访,才使上级政府发现了此事件。上级政府的土地管理部门对该房地产开发公司做出了《行政处罚决定》。该《处罚决定书》写道:该房地产开发公司征用开发基本农田没有被依法批准;有关市政府审批同意属于越权审批,批准文件无效;所开发土地属于非法占地,无条件收回。
  该房地产开发公司不服上级政府的土地管理部门所作的《行政处罚决定》。理由是:政府越权审批属于政府违法,不是我公司违法,怎么能对我公司做出行政处罚呢?于是,向当地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
[
法律问题]  你认为土地管理部门所作的《行政处罚决定》对吗?为什么?

案例13     原告:秦某,男,48岁。    被告:某省司法厅。
秦某于1999年经过考试合格,又经该省司法厅审核,取得《律师资格证书》。2000年,秦某因违纪,被其所在单位开除公职。2002年,秦某通过所在实习的律师事务所向省司法厅申领《律师执业证》。秦某在他所填写的申领《律师执业证》的《申请表》上隐瞒了他被单位开除公职的事实(他在“历史上是否曾经受到过任何处分”及“其他需要说明的情况”的栏目中均填“无”),该省司法厅也未获悉这一情况,于是发给其《律师执业证》。
事后,有人向该省司法行政部门检举了这一情况。该省司法厅鉴于《律师执业证》已发到秦某个人手上,便对秦某做出《行政处罚决定》。该《决定》的处罚内容是:吊销秦某的《律师执业证》;理由是:秦某因违纪被单位开除公职,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9条所列禁止发证情形;秦某在申请《律师执业证》时又隐瞒这一情况,属于骗取批准,同时又说明他属于品行不良,违反了《律师法》第8条“品行良好”的要求;处罚依据是:《律师法》第8条、第9条和第45条。
被处罚人秦某不服该行政处罚,向当地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诉讼理由有二:1.单位对其的处分——开除公职——是错误的,他目前还在申诉;2.该省司法厅做出吊销其《律师执业证》的行政处罚程序违法,因为省司法厅在做出处罚之前,没有举行听证。
人民法院依法进行了审理……。
[
法律问题]  在本案中,省司法厅的行政处罚是否合法?如果不合法,那么怎样才能取消秦某已经取得的《律师执业证》呢?
  

 

第十二章    抽象行政行为

案例14        原告:艳芳照相馆。  被告:某区工商行政管理局。
艳芳照相馆自1985年到19866月,将带有“富士”、“樱花”、“柯达”等照相胶卷商标标识的彩色胶卷废旧暗盒13000个,以每个0.20元至0.30元的价格出售,共得款3761元。某区工商行政管理局认为艳芳照相馆大批量销售带有商标标识的胶卷盒,属于侵犯注册商标权的行为,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和国家经委、轻工业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的轻生 (1985)440号文件第5条规定:“擅自出卖带有他人注册商标的废弃标识的单位和个人,除赔偿被侵犯权人的损失外,其余非法所得全部没收,并处以非法所得等值的罚款”,做出处理决定:()追缴非法所得3761元;()处以罚款700元。
  艳芳照相馆对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的处罚不服,便向人民法院起诉。它诉称:出售的照相胶卷暗盒属废品下脚料,符合省商业局《关于食品、饮食、服务行业下脚料回收工作的试行办法》的规定,不能认定为销售他人商标标识之行为,要求人民法院撤消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的处理决定。
  一审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艳芳照相馆出卖带有商标标识的照相卷暗盒,属于擅自销售他人注册商标标识的侵权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39条的规定,应当赔偿侵权人的损失,并处以罚款;但没有“追缴非法所得”的规定。国家经委、轻工业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的轻生(1985)440号文件是对商标法的补充规定,可以参照审理此案。据此,一审法院做出判决:维持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处罚决定。
  艳芳照相馆不服判决,上诉于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人民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及《商标法实施细则》对擅自销售他人商标标识的,只规定赔偿损失,并可罚款,但没有“追缴非法所得”的规定。经生440号文对上述侵权行为规定了没收非法所得,与《商标法》及《商标法实施细则》相抵触;因此,该文不能作为审理案件的依据。于是,二审人民法院做出判决:撤消一审判决维持的追缴非法所得3761元的处罚;维持罚款700元的处罚决定。
[
法律问题]  行政机关制定的规章及规章以下的抽象性文件在行政诉讼中处于什么地位?
  

 

第十三、十四章   具体行政行为

案例15     原告:葛军,东方贸易公司销售员。  被告:某区公安分局。
某市公安局为整顿交通秩序,于199010月发出通知,要求在1990年底满两年审验的各类机动驾驶员进行交通规则和驾驶技术合格考试,并进行身体检查;合格者换发驾驶证,不合格者不能换发驾驶证。该市东方贸易公司推销员葛军(男,24岁,身高1.74),同年11月初先后参加了市公安局组织的交通规则和轻便摩托车驾驶技术的考试,均取得优秀成绩。11月中旬到市公安局指定的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身体检查,左右眼裸视1.5,五色盲,听力正常,无任何疾病和身体缺陷。体检结论:身体健康,符合机动车驾驶员的条件。19901122,葛军持考试成绩单和体检表到该市郊区公安分局换领轻便摩托车驾驶证,区公安分局按该区人民政府的规定,要求葛军先交纳风险保证金240元,才能更换轻便摩托车驾驶证。葛军于同年1124以“其符合法定条件,区公安分局不依法给其换发驾驶证”为由,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区公安分局给其换不给其换发轻便摩托车驾驶证是违法的。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54条第()项的规定,判决如下:责令区公安分局在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葛军换发轻便摩托车驾驶证。
[
法律问题]  行政许可行为的法律属性及合法行使的条件是什么?
  

案例16   1990421,吕X X的公公王X购买了座落于X区环城路24号的一幢二层楼房,并于同年办理了该房屋所有权证。199152,吕X X与王X之子结婚,此后吕X X与王X之子便在该房屋居住。 19939月,X区环城路土地管理所工作人员多次要求王X办理土地登记发证手续,王X因经济困难未及时交纳办证的有关规费。吕X X在未经户主王X同意的情况下,主动交付办证规费216元,并要求将证书上的户主姓名填写为“吕X X”,环城路土地管理所便在登记发证时将该房户主姓名写为吕X X。同年117X市土地管理局(以下简称市土地局)按照环城路土地管理所的登记手续发给吕X X土地使用证。19949月,吕X X与王X之子离婚。王X多次要求土地管理部门更正土地使用证。1996421XX区土地管理分局(以下简称区土地局)对王x与吕X X的土地使用证权属纠纷进行立案调查。经查认为,X区环城路土地管理所在办理王X的土地登记证工作中,违反了我国《城镇地籍调查规程》第3262条的规定,造成非法登记,以致市土地局错发给吕X X土地使用证。为此,199675,市土地局委托区土地局代表市土地局行文注销吕X X所持的土地使用证。720,区土地局依照国家土地管理局颁发的《土地登记规则》第1546条的规定,作出《关于注销吕XX所持的土地使用证的决定》,但区土地局却是以自己的名义作出的。吕XX不服区土地局的这一行政决定,向X区基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X区法院经审理认为,吕XX所持土地使用证是非法的,应予注销,因而判决维持被告X区土地局作出的《关于注销吕XX所持土地使用证的行政决定》。吕XX不服一审法院判决,向X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以确认自己所持的土地使用证的合法性。
  X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吕XX所持的土地使用证系由X市土地局所发,根据《土地登记规则》第46条及相关规定,被上诉人区土地局是无权注销该土地使用证的。区土地局虽有市土地局的委托,但区土地局没有以委托人即市土地局的名义而是以自己的名义作出了注销吕XX土地使用证的决定,其行为超越了职权。一审法院维持区土地局注销决定的原判决,未能查清X区土地局超越职权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事实,应当撤销。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61条第(三)项的规定,作出如下终审判决:(1)撤销X区基层人民法院的行政判决;(2)撤销被上诉人区±地局作出的《关于注销上诉人吕X X所持的土地使用证的决定》。
[
法律问题]  何种审判体现了《行政诉讼法》关于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行政职权的立法宗旨?

 

案例17原告:魏某,女,65岁,农民。原告:宗某,男,40岁,农民。被告:某县人民政府
  原告魏某与原告宗某,系同一村寨住宅相邻的两户农民。两家关于宅基地的划线已有多年纷争。他们曾在当地乡政府的主持下立过协议。今年5月,魏某翻建住宅,两家矛盾再次激发。乡政府多次协调不成,宗某天天上县政府上访。该县政府直接出面协调,最后做出“关于魏家与宗家宅基地使用权中界线的处理决定”。《决定》的内容是:“双方宅基地的中界线以魏家东房山后墙角外线向东量45寸为一点,以东房山前角外线为另一点,两点连成一条直线向南延长到两户南院墙,线以东归宗家使用;线以西归魏家使用。”
魏某与宗某收到县人民政府的《决定》后,均表示不服,便向当地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但当地法院在立案时,关于应以民事案件立案,还是以行政案件立案有不同意见。主张以民事案件立案的理由是:两户农民宅基地的纠纷属于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纠纷;主张以行政案件立案的理由是:两户农民不服并所控告的是县政府的行政处理决定,县政府做出处理决定属于行政行为,而不是民事行为。
请问:你的看法是什么?
[
法律问题]  本案属于民事案件还是行政案件?为什么?  

 

案例18   原告:邹某,男,38岁,个体经营者。被告:某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
  某省的地方性法规《XX省城市环境卫生管理办法》规定:各单位和个人不得向城镇街道和道路扔置垃圾,否则由城市环境卫生管理部门给予502000元的罚款。 2001年,该省内的某市设立了“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上述法规设定的在该市的处罚权归入了“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
  20022月,邹某在其沿街开设的个体布行经营时,把许多垃圾扔置到街面上。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执勤人员发现,立即上前责令其清除垃圾。邹某不仅不听,反尔与执法人员大声争吵。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最后对邹某做出一个处罚决定,内容包括:(1)对邹某罚款1000元;(2)责令其当即清除垃圾。
邹某对该处罚决定不服,向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理由是:既然对我罚款了,就不得对要我清除垃圾;如果要我清除垃圾,就不得再对我罚款;否则,这属于对同一事件的重复处罚。
你认为邹某的理由是否成立?
[
法律问题]  在本案中,该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对邹某做出的一个处罚决定包含两项内容是否属于一事重罚
?
  

案例19:                                                农民张X19903月份以来一直在X市城西区从事人力三轮车货运经营。1992510X市城西区工商局、公安分局和市容管理办公室三机关工作人员组成的执法队在进行执法检查时,发现张X无证从事违法经营活动,遂将张X的人力三轮车扣押。第二天执法队将张X的三轮车送往城北区废旧物资处理站集中销毁。张X赶往该站,与执法人员发生争执。执法队工作人员认为张X态度恶劣,便将其就地关押在一间办公室达10小时。张X回到住所地X县后,决定起诉X市城西区工商局、公安分局和市容管理办公室三机关。他在向上述三机关所在地的城西区人民法院和被关押地的城北区人民法院函寄了起诉状两天后,又向X县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请求判决撤销三机关联合执法队作出的限制其人身自由的违法行政强制行为并判令三机关赔偿其损失,同时告知县法院,他已于两天前向被告所在地的市城西区人民法院和被限制其人身自由所在地的市城北区人民法院函寄了起诉状,但是未办理手续。县法院得知此情后,便与城西区法院和城北区法院电话联系,该二法院告知均已收到原告的起诉状,并已发出通知要求原告办理手续。县法院向它们说明原告张X已向本院递交了起诉状并办理了手续,通知它们不要受理此案,而决定由本院受理此案。
  法院认为,张X被三机关执法队限制人身自由10小时,根据我国《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公民对行政机关限制其人身自由的行政强制措施不服的,可以到原告所在地或被告所在地的人民法院起诉。这里的“原告所在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所作的司法解释,包括原告的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和限制人身自由所在地。既然X县是原告张X的住所地,且张X已向该县人民法院递交起诉状并办理了手续,该法院就有权受理此案。
  不同意见认为,本案不应直接由X县法院受理。因为张X已向X市城西区和城北区法院函寄了起诉状,且此二法院均已收到起诉状。 X县法院在得知对该案都有管辖权的城西区和城北区法院均收到了张X的起诉状后,应依法与城西区和城北区法院进行协商,确定管辖法院,而不能以原告张X递交了起诉状并办理了手续为由,通知城西区与城北区法院不受理此案。
[
法律问题]  你认为哪种意见正确?

 

 

 

第十五章   行政合同与行政指导

案例20         原告:某村66户农民。       被告:某某乡人民政府。
  某村农民多年以种植粮棉为主,但收益不大。该乡人民政府为让农民尽快富裕起来,解放思想,动脑筋。经多次到外地考察,乡政府认为种植花木比种植粮棉赚钱,便向全乡农民发出《倡议书》,号召农民改种花木;还在某村作试点,作强制性推广。某村66户农民作了响应,纷纷弃粮种花,可经营一年后,他们不仅没有赢利,反尔亏损。于是,该村66户农民不断上访,要求乡政府赔偿损失。上访无果后,最后66户农民便以乡政府为被告,向当地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人民法院以被告的行为属于行政指导,不属于具体行政行为为由,裁定“不予受理”。原告不服,上诉至上一级人民法院。二审人民法院认为,乡政府的《倡议书》虽不具有强制性,但在实际执行中,具有强制性质,被确定的试点村农民不能不接受弃粮种花的要求;因此,乡政府的“倡议”行为,名为行政指导,实为具有强制性的具体行政行为;为此,裁定原告起诉符合行政诉讼法的规定。
[
法律问题]  在本案中,乡政府做出的“倡议”行为是否属于行政指导?
  

 

第十六章   行政程序

案例21   原告:湖北省宜昌市妇幼保健院。   被告:湖北省宜昌市工商行政管理局。
  被告湖北省宜昌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以下简称工商局)2000211做出的宜市工商处(2000)02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原告湖北省宜昌市妇幼保健院(以下简称保健院)在药品采购活动中,先后收受宜昌市医药公司等10家药品经销企业给付的款、物共26笔,计5872158元,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以下简称反不正当竞争法)8条第一款和国家工商局《关于禁止商业贿赂行为的暂行规定》第二条第一款、第四条的规定,是不正当竞争行为。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22条的规定,决定对该院处罚款1万元。
原告保健院不服被告工商局的这一行政处罚决定,向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原告诉称:
  一、被告的行政处罚决定存在着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的错误:(1)被告认定我院收受26笔款、共计5872158元中,认定我院收受安琪生物制药公司经营部的那一笔有误。我院于199979接受安琪生物制药公司经营部捐赠的15900元后,已于同年1217退给该经营部784639元,这笔退款应当从总收受款数中扣除。因此我院实际受赠数额应为5087519元,不是5872158元;(2)受赠全部款、物已经依法列入我院财务账,这是一种明示的折扣行为,不属于商业贿赂。即使折扣比例不当或者入账科目不对的问题确实存在,也不应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查处;(3)我院是全民所有制财政全额拨款的公益事业单位,不是能够作为市场主体的经营者,不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的范围。
  二、被告的行政处罚决定存在着程序违法的问题:(1)被告在《检查通知书》中通知的被检单位是“宜昌市妇幼保健医院”,不是我们“宜昌市妇幼保健院”。被告持这样的《检查通知书》对我院进行调查,是调查的对象错误;(2)被告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只记载了我院接受捐赠的总数额,未载明据以认定该数额的证据。
  故请求依法撤销被告做出的这一行政处罚决定,并判令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原告保健院提交了如下证明材料:
1
.保健院办理的事业单位法人登记证;
2
.中共中央、国务院1997115发布的《关于卫生改革与发展的决定》;
3
.保健院收受涉案款的收款收据、银行现金送存单票样一组;
4
.保健院收受涉案款、物明细表;
5
.宜昌市红十字会关于给保健院捐赠药品的证明;
6
.宜昌市红十字会办理的社团法人登记证;
7
.《湖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红十字会法>办法》。
  被告辩称:一、原告在199811月至19998月间的药品购销活动中收受的5872158元款、物,虽然人了本单位财务账,但所人科目不能如实准确地反映购药成本,其行为实质上是账外暗中收受回扣。二、原告作为药品购销活动中的购方单位,本身不是消费者,所购药物转手卖给了患者。原告虽然是全额拨款的医疗卫生事业单位,但是其日常业务活动都是有偿的,其采购药品的行为是一种商品经营行为,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的对象。根据国家工商局《关于禁止商业贿赂行为的暂行规定》的第四条和国家工商局、卫生部、国家医药管理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务院纠风办工商公字(1996)127号文件规定的精神,对于医疗卫生机构在药品购销活动中收受回扣及其他商业贿赂行为,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有权依照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进行查处。因此,我局对原告做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人民法院应当维持。
被告工商局提交了如下证明材料:
1
.宜市工商处字(2000)02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及送达回证;
2
200021做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告知书》及其送达回证;
3
1999113填报的立案审批表;
4
19991116做出的《关于宜昌市妇幼保健院商业贿赂行为一案的调查终结报告》(附保健院收受款、物明细表)
5
1999112118119分别对保健院吴庆鄂、张培、曹敏、王永青的询问笔录各一份;
6
.保健院1998年、1999年其他收入账;
7
.保健院收受款、物记账凭证和收款收据票样;
8
.宜昌市三峡制药厂经营部药品销售发票票样;
9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
10
.《湖北省反不正当竞争条例》;
11
.国家工商局《关于禁止商业贿赂行为的暂行规定》;
12
.湖北省工商局19981019对《关于医院是否属<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主体等问题的请示》的批复;
13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卫生部、国家医药管理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务院纠正行业不正之风办公室联合颁发的工商公字(1996)127号文、工商公字(1997)91号文、工商公字(1998)66号文;
14
.国务院办公厅国办法(1999)75号文。
  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
  原告保健院为全额拨款的全民所有制卫生事业单位,服务对象面向社会,开设内、外、妇、儿、皮肤、医疗美容、口腔等诊疗科目。自199811月至19998月期间,保健院在药品采购活动中,先后收受宜昌市医药公司等10家药品经销企业给付的25笔款计5492158元,收受价值3800元的空调一台,两项合计5872158元。以上收受的款、物,分别计人了该院财务账的其他收入科目和固定资产科目中。199911月,被告工商局在对保健院的药品购销活动进行检查时发现这一问题,通过立案、调查后于20002月重日,向保健院送达了《行政处罚决定告知书》。保健院在法定期间内未行使陈述、申辩权。211,工商局做出宜市工商处字(2000)027号行政处罚决定,以保健院收受款、物的行为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8条第1款、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1996)60号令《关于禁止商业贿赂行为的暂行规定》第二条第一款、第四条的规定为由,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22条的规定,决定对保健院处罚款1万元。
213,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保健院。保健院不服,提起诉讼。
  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区人民法院认为:
  原告保健院称其在收受安琪生物制药公司经营部的15900元后又退回784639元,这笔退款应当从总收受款数中扣除。因此收受款、物的总额应为5087519元,不是5872158元。保健院的这一主张,不仅与自己的账目记载不符,也不能提供出相关证据,不能成立。被告工商局认定保健院收受了总额为5872158元的款、物,是正确的。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2条第三款规定:“本法所称的经营者,是指从事商品经营或者营利性服务(以下所称商品包括服务)的法人、其他经济组织和个人。”此条规定将从事商品经营或者营利性服务的法人、其他经济组织和个人统称为经营者,并未对经营者的经济性质进行区分。原告保健院虽属全额拨款的公益卫生事业单位,但从其业务活动看,所提供的医疗服务和销售的药品都是有偿的,因此其购销药品是商品经营行为。另外,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不得采用财物或其他手段进行贿赂以销售或购买商品。在账外暗中给予对方单位或个人回扣的,以行贿论;对方单位或个人在账外暗中收受回扣的,以受贿论。”其中的对方单位或个人,更不是专指经营者,包括了所有从事公务采购活动而在账外暗中收受回扣的单位和个人。保健院采购药品,是其从事的公务活动之一。从事此项活动时的保健院,是反不正当竞争法所称的经营者。保健院称其不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调整对象,理由不能成立。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8条第二款规定:“经营者销售或者购买商品,可以以明示方式给对方折扣,可以给中间人佣金。经营者给对方折扣、给中间人佣金的,必须如实人账。接受折扣、佣金的经营者必须如实人账。”所谓回扣,是指因购销活动而在账外、暗中给予或者接受对方的现金、实物。所谓折扣,是指在购销商品时,以明示并如实人账的方式给予或接受的价格优惠。两者虽然都是在经营活动中给付或者接受对方的一定经济利益,但区别在于回扣是账外、暗中进行的,对回扣与经营活动的联系,当事人在公开场合采取回避态度;而折扣是以明示并如实人账的方式进行,当事人无需回避折扣与经营活动之间的联系。这里所说的账,是指按照财会制度设立的、能够如实反映经营活动的账目,不是指除此以外的其他账目。原告保健院虽然将在药品采购活动中收受药品经销企业给付的款、物人了账,但所人的并非反映药品购销活动的经营账,而是其他账目。这种人账方式,不能如实反映接受款、物与采购药品之间的联系,不能反映所购药品的实际成本,不能如实反映双方之间的经营活动。因此以这种人账方式接受款、物,对于药品经营活动来说,还是账外的、暗中的。被告工商局认定保健院收受款、物的行为属于账外暗中收受回扣,是正确的。保健院诉称这是一种明示的折扣行为,理由不能成立。反不正当竞争法第22条规定:“经营者采用财物或者其他手段进行贿赂以销售或者购买商品,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不构成犯罪的,监督检查部门可以根据情节处以1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予以没收。”工商局据此对保健院处以罚款1万元,于法有据。
  被告工商局出具的《检查通知书》上开列的被检单位是“宜昌市妇幼保健医院”,与原告保健院的单位名称相差一个字。工商局要调查和处罚的事实,确实发生在保健院。对工商局调查并处罚的事实,保健院除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主张已经给安琪生物制药公司经营部退还786439元外,并不否认其他事实与自己有关。因此,不存在调查对象错误的问题。《检查通知书》上开列的被检单位名称,实属笔误。
  被告工商局制作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虽然只载明违法事实,没有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规定载明认定这些事实的证据,但这些证据在进行处罚时已经存在,并且原告保健院只对事实的定性有异议,并不否认事实本身的存在。这说明,行政处罚决定书存在着制作不规范,内容不完备的问题。
  综上,被告工商局做出的宜市工商处字(2000)02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虽然存在着制作不规范的问题,但不构成违反法定程序,应当维持。据此,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区人民法院于200077判决:维持被告工商局的宜市工商处字(2000)027号行政处罚决定;本案诉讼费200元,由原告保健院负担。
  保健院不服一审判决,向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理由是:上诉人是全额拨款的卫生事业单位,是为社会提供医疗保健服务而使用药品,并非变相买卖药品。上诉人从事的是非营利性公益事业,所获收益用于弥补财政拨款的不足。上诉人收受的捐赠款、物,按规定不记人药品账,不存在账外暗中收受回扣的问题。原判认定上诉人是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的经营者,账外暗中收受了回扣,是错误地适用了法律。原判一方面承认行政处罚决定书制作不够规范、内容欠完备,一方面又说行政处罚决定书尚不违反法定程序,是自相矛盾。另外,被上诉人进行行政处罚,没有进行听证程序,公然违反了行政处罚法的规定。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撤销被上诉人做出的行政处罚决定。
  上诉人保健院在二审中提交的证明材料有:
1
.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财政部、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2000718印发的《关于城镇医疗机构分类管理的实施意见》;
2
2000718保健院向宜昌市财政局提交的《关于药品折扣(捐赠)收入账务处理的请示》及宜昌市财政局2000811对该请示的复函;
3
.财政部、卫生部颁发的《医院会计制度》、《医院财务制度》;
4
.财政部颁发的《事业单位会计制度》、《事业单位财务规则》;
5
1999310湖北省财政厅、卫生厅印发的《关于医疗卫生单位执行新会计制度有关规定的通知》;
6
.湖北省卫生厅19991019印发的《关于加强医疗收费和药品购销管理工作的通知》;
7
1999824宜昌市物价局印发的《宜昌市药品价格管理规定》;
8
199911保健院分别与宜昌市三峡制药厂经营部等药品经销企业签订的供货协议书样本(6)
  被上诉人工商局答辩称:上诉人购销药品都是有偿的,实际上是商品经营行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规定的“对方单位或者个人”,并不排除事业单位法人。上诉人收受药品经销企业的款、物,没有冲减购药成本,而是记入其他收入和固定资产科目,其行为已丧失了折扣的本来面目,变成账外暗中收受回扣的商业贿赂行为。被上诉人对上诉人所处罚款是l万元,不需适用听证程序。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维持。
  被上诉人向二审法院补充提交的证明材料有:
1
199911保健院分别与宜昌市三峡制药厂经营部等药品经销企业签订的供货协议书样本(5)
2
.保健院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3
19991020保健院所作的纠正医药购销中不正之风的自查自纠报告;
4
.保健院1999830填报的《1998年以来药械购销折扣自查自纠情况登记表》;以上证据均已在一审中经过庭审质证,但未向一审法院提交,应二审法院的要求补充提交。
5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制定的《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听证暂行规则》。
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开庭审理,确认上诉人保健院在一审中提供的第567号证据与本案无关,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根据;除此以外保健院和被上诉人工商局提交的其他证据,取得程序和收集方式合法,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根据。二审根据本案有效证据认定的事实,与一审无异。还查明,一审法院审理程序合法,双方当事人对一审法院的审理程序不持异议。
  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三款规定的该法调整对象,不仅包括经核准登记、持有工商营业执照的经营者,还包括其他从事了经营行为或营利性服务等与市场竞争有关活动99法人、其他经济组织和个人。上诉人保健院虽为财政全额拨款的非营利性公益卫生事业单位,但其日常业务活动是营利的,这种活动是与市场竞争有关的经营行为,应当依照反不正当竞争法去规范。依法规范保健院的经营行为,不影响保健院将在经营中的获利用于其所称的弥补财政拨款不足。保健院上诉称其属于财政全额拨款的非营利性事业单位,所获收益用于弥补财政拨款不足,因此不应受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的理由,不能成立。
  上诉人保健院以其在二审中提交的证据,主张其收受款、物人账是符合这些财务规定的。经查,这些证据只证明保健院对接受的捐赠款、物应当如何人账,并非指对接受的回扣或者折扣应当如何人账。而捐赠与回扣或者折扣是不同的概念。捐赠可以发生在任何时候,捐赠是无偿的,不能以受捐赠人必须对捐赠人的经营活动做出回报为前提。回扣或者折扣则发生在经营活动中,是经营者为促成经营使用的手段,接受回扣或者折扣的一方必须与经营者做成交易,才能获得回扣或者折扣。虽然保健院对收受的款、物冠以“捐赠”的名义,但不能掩盖保健院是因做成药品交易而收受了这些款、物的真相。如果保健院不与药品经销企业做成药品交易,则这些企业就不会给保健院“捐赠”。因此,保健院收受的涉案款、物,不是捐赠款、物。保健院按捐赠款、物人账的规定来主张自己对收受涉案款、物的入账是正确的,理由不能成立。由于保健院对收受的款、物虽然入了账,但不是如实人账,不符合折扣“明示并如实人账”的要求,所以保健院上诉主张这些款物是变相折扣或高额折扣,理由也不能成立。
  被上诉人工商局作为专门的监督检查部门,在对上诉人保健院做出处罚前,进行了立案、调查取证,并送达了处罚告知书,交待了陈述和申辩权,其处罚程序符合法律规定。工商局做出的处罚决定中没有具体载明据以认定保健院违法行为存在的证据名称,使其处罚决定书的内容不完备,是行政行为的轻微瑕疵。工商局的这一行政瑕疵没有达到侵害行政管理相对人合法权益的程度,不影响其处罚决定的有效成立,因此不能认定工商局的行政行为程序违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42条规定:“行政机关做出责令停产停业、吊销许可证或者执照、较大数额罚款等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当事人要求听证的,行政机关应当组织听证。”参照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制定的《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听证暂行规则》第6条第三项的规定,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对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处以5万元以上的罚款,应当告知当事人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被上诉人工商局对上诉人保健院所处罚款为1万元,没有达到行政处罚法中关于“较大数额罚款”的规定,依法可以不适用听证程序。保健院上诉称工商局未适用听证程序违反了行政处罚法的规定,其理由仍然不能成立。
被上诉人工商局根据查证的事实,依照反不正当竞争法第22条的规定,对上诉人保健院处以罚款1万元,适用法律正确,罚款数额在法定幅度内。一审判决维持工商局所作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据此,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01121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00元,由上诉人保健院负担。
[
法律问题]  本案工商机关在对保健院的处罚过程中是否存在“程序违法”?

 

案例22  在一次关于行政许可的听证会中,行政机关认为该许可不会对社会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只在举行听证的前一天通知申请人参加,并且在听证的当天婉言拒绝了一名想旁听听证的群众参加听证。为了使听证顺利进行下去,行政机关指定受理该项许可的张科长主持听证。在听证后,张科长认为听证进行的很顺利,口头对听证作出了总结,结束了听证。随后,该行政机关根据张科长的口头汇报作出了行政许可的决定。

[法律问题]  上述听证过程有哪些程序违法之处?

案例23   原告:郑州市华丰综合经营部。  被告:郑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
  原告郑州市华丰综合经营部于1988522,从湖北省汉口市购进国营重庆无线电厂生产的“三洋”牌18时彩色电视机120部,进价为每台1464o 198897,郑州市二七区工商行政管理局以郑州市华丰综合经营部经销侵犯商标专用权商品为由做出处理决定:(1)对华丰综合经营部购进的120台“三洋”牌18时彩色电视机交有关部门收购;(2)处予罚款10000元。
  华丰综合经营部对处理决定不服,申请郑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复议。1988930,郑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做出复议决定:认为原处理决定事实清楚,定性准确,故维持原处理决定不变。华丰综合经营部对复议决定不服,于19221018,向人民法院起诉。
  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了公开审理,查明:国营重庆无线电厂于1985年从日本三洋公司引进一条彩色电视机自动化生产线,并同三洋电机株式会社签定了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日商允许国营重庆无线电厂从日方引进的53000套彩电散件生产的电视机使用“三洋”商标,期限为一年(1985101日起1986930)1987年初,国营重庆无线电厂与日商就继续使用“三洋”商标问题进行谈判。1987429,日本三洋电机贸易株式会社与国营重庆无线电厂先后签定了四份协议书,共销售给该厂彩色不见12500套。协议中明确规定:本合同生产的电视机使用“三洋”商标;三洋电机贸易会社于同年531日前将商标使用证明书寄至国营重庆无线电厂。然而至198710月底,日方未能将“三洋”商标使用证明寄至国营重庆无线电厂。鉴于日方在售给国内零部件,并允许我方使用“三洋”商标,然而又迟迟不将商标使用许可证明寄与国营重庆无线电厂的情况,国营重庆无线电厂于198898将上诉情况书面报告了重庆工商行政管理局。此间,日本三洋电机贸易株式会社于1988851988926与国营重庆无线电厂签定协议,日方售给厂方彩电部件20000套。198812月,日商将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书提交国营重庆无线电厂。该合同许可国营重庆无线电厂使用“三洋”商标生产18时彩色电视机32500台,期限自1987926日起19891128止。
  法院认为:日本三洋电机贸易株式会社与国营重庆无线电厂先后签定协议,由日方售给国营重庆无线电厂彩色部件32500套,并允许国营重庆无线电厂生产彩色电视机使用“三洋”商标。但由于日方违约,未能按时将商标使用许可证明寄至国营重庆无线电厂。然而,在198812月日本三洋电机株式会社递交国营重庆无线电厂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书中,期限仍自1987926日起19891128止。因此,国营重庆无线电厂在此期限内生产的“三洋”牌彩色电视机不属商标侵权产品。郑州市华丰综合经营部购进的“三洋”牌彩色电视机,系国营重庆无线电厂19882月份产品,在“三洋”商标使用许可合同规定的期限内,不存在侵犯“三洋”商标专用权的问题。郑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郑州市华丰综合经营部销售侵犯商标权商品并处予罚款10000元的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处理错误。故判决撤销郑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对郑州市华丰综合经营部的处理决定。
[
法律问题]  如何认定“事实错误”之行政违法?
  

 

案例24   原告:项某,男,38岁,个体经营者。  被告:某市矿水资源局。
某省原设省水利厅和省地矿厅。项某为所辖地的采矿经营者,他领有采矿证,并已从事采矿多年。20007月,某省地矿厅为整顿矿业,迎接上级部门的检查,强制项某停业半个月。项某不服,事后向当地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状告该省地矿厅。项某的诉请理由是:他依法领有《采矿证》,并已经营多年;现不是因为项某有什么违法行为,而是为迎接上级部门的检查,竟然强制其停业半个月,该行政行为违法;正因为该行政行为违法,所以省地矿厅必须赔偿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
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拥有合法的《采矿证》,其采矿行为是合法的;省地矿厅不是基于当事人的违法行为,而是为迎接上级部门的检查,强制关停项某矿场,是违法的;因此必须向当事人赔偿损失15000元。
  人民法院的判决下达后,被告既不上诉,但也不履行法院判决。正值此时,该省进行政府机构改革,省地矿厅与省水利厅合并,成立省水矿资源厅。项某找原地矿厅,但该厅说,我厅建制已被撤销,已没有能力赔偿;当项某找到新的省水矿资源厅时,该厅领导说:法院没有判决由我新设厅承担赔偿责任,我厅付钱没有依据,并要当事人去找法院解决。而当项某去找法院时,法院说:法院不能因当事人的机构变动而修改判决。
[
法律问题]  你认为,对项某的赔偿费应当由谁采承担?

 

第十七章  行政复议

案例25   原告:王某,男,司机     原告:刘某,女,无业    被告:某县公安局
  原告王某于某年某月某日20时,驾驶解放牌货车行至某县四合村时,遇一妇女刘某 (即另一原告)请求搭车。原告王某同意刘某搭车。在汽车行驶过程中,原告司机王某未向另一原告即搭车人刘某索要钱物。当日夜2240分,该车行至某县小营镇南2公里处时,被该县公安局巡逻人员截获。因为搭车妇女刘某过去曾有过卖淫行为,在二年前曾被该县公安局查获过。所以,此次县公安局认定,王某与刘某深夜长时间里同乘一车,其行为构成了嫖娼卖淫,并于某年某月某日对王某处以治安罚款5000元,对刘某处以治安罚款500元。王某、刘某不服,从收到《处罚通知书》之日起的第30日,向当地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告知当事人应当先向公安机关申请复议。于是,两申请人才转而向某市公安局的法制工作机构申请行政复议。
某市公安局的法制工作机构起初认为申请人提出复议申请已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39条所规定的期限(5),故不予受理。当事人无法,便再次向当地人民法院起诉,人民法院才依法受理。
  人民法院对某县公安局的上述具体行政行为(治安处罚决定)进行了审查,认为:卖淫和嫖娼是男女同一行为的两种表述,是不可分割的。没有卖淫行为,就不可能有嫖娼行为。在本案中,刘某虽然在三年前曾经有过卖淫行为,但是,并不能证明她在本案中也有卖淫行为。而且,从申请人和被申请人所提供的本案材料来看,在主观上,刘某没有卖淫的故意,即:没有以营利为目的,企图通过卖淫,从王某获取钱物;王某也没有嫖娼的故意,即:给付刘某钱物,企图进行嫖娼。从客观方面来看,王某和刘某之间没有卖淫嫖娼的事实。因此,人民法院根据行政诉讼法的有关规定,以该案对原告嫖娼卖淫定性的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决定撤消县公安局对王某、刘某的行政处罚决定。
[
法律问题]  1.两原告向公安机关申请行政复议有否超过期限?                                2.人民法院第一次拒绝受理,第二次却受理了两原告的起诉,是否正确?

  


案例26  X X(县级)第二轻工业局(下称“二轻局“)工作人员在对本市装饰市场进行监督管理过程中,发现美艺装饰公司为本市一家企业进行室内装饰施工,遂以该装饰公司无本市二轻局核发的室内装饰《施工许可证》为由,扣押该公司装饰用纸50箱和部分施工工具,责令其补办《施工许可证》。美艺装饰公司出示了X X地区第二轻工业局(作出扣押行为的市二轻局的上一级主管机关)核发的《施工许可证》,并提出抗辩理由。X X市二轻局以美艺装饰公司是在本市行政区域内施工、地区二轻局颁发的施工许可证无效为由驳回其抗辩。美艺公司向地区二轻局申请复议。复议机关以申请人业以经过许可,被申请人行为违法为由,决定撤销其行政强制行为和行政命令行为。市二轻局不服地区二轻局作出的复议决定,向X X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受诉法院行政审判庭组成合议庭,在对原告市二轻局的起诉进行审查后决定立案受理。理由如下:(1)地区二轻局作出的复议决定,属于具体行政行为的一种。原告认为该具体行政行为侵害其合法权益,有权向人民法院起诉。(2)原告的起诉有事实根据,有明确的被告。(3)地区二轻局机关设在本市行政区域内,本法院有管辖权。
  不同意见认为,虽然原告的起诉具备了其他法定条件,但市二轻局作为原告不适格。理由是:原告是复议机关的下级行政机关,并非是复议机关的行政相对人。
  后X X市法院在审理中遇到障碍。经合议,认为合议庭少数人的意见正确,决定向原告说明道理。原告申请撤诉。受诉法院裁定准许。
[
法律问题]  你认为哪种意见正确?

 

第十八章   行政诉讼概述

案例27
某保洁公司在自己负责保洁的超市内悬挂了一个告示,告示上写到“凡在超市内随地吐痰者,一经发现罚款50元。”一日,李某在超市购物时吐痰时被当场抓住,被罚了50元,李某不服,遂提起诉讼。
问:李某应当提起行政诉讼还是民事诉讼?为什么?
 

案例28
张某下岗后,买了一辆三轮贩卖水果,因不想交纳摊位费以及工商管理非,经常在某街道上打游击,一日被某市区工商局截获,对其作出100元的罚款,张某认为自己生活困难才这样作的,遂提起行政诉讼。法院依法受理了该案,在未开庭审理之前,该区工商局局长向该法院的行政庭长通报了情况,并授意简单处理一下即可。随后,该法院由审判员王某一人对此案进行了开庭审理,并做了维持判决。
问:1、上述案件审理过程中,违法了哪些行政诉讼法的基本原则?
 

 

第十九章 行政诉讼受案范围

案例29
200012月,某县乡镇企业管理局在经管副县长同意后,以(2000)乡企管8号文件下发通知,规定从2001年起,该局管理的个体户和私营企业须向该局交纳管理费,并附上交纳标准。而该县有关个体户和私营企业认为,他们已经依法纳税,并向工商局依法交纳了管理费,不应该再向乡镇企业管理局缴费。多次上访无果后,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撤销8号文件。
问:人民法院该不该受理此案?理由是什么?

案例30
小张和小刘从小青梅竹马,但双方父母均反对,于是二人背着双方父母到乡政府申领了结婚证,不久,小张遇车祸身亡。于是小张父母担心儿子名下的一部分财产将属于小刘,便重金买通乡政府的有关人员。乡政府以存在欺骗事由撤消小张和小刘的结婚登记。小刘不服,提起了行政诉讼,请求法院撤消乡政府撤消结婚登记的行政行为。
问:人民法院该不该受理此案?理由是什么?

案例31北京某高校二年级学生田某在考试时携带与考试有关的纸条,在考试结束后离开考场时被监考老师发现。学校由此对该学生给予勒令退学的处分,并送达了田某。在以后的大三大四的学年注册和考试中,田某照常参加,同时学校有也给予承认。在毕业时,校方以田某曾经受到过处分拒绝颁发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田某不服,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责令学校履行相关的法定义务。
问:人民法院该不该受理此案?理由是什么?
 

 

 

第二十章  行政诉讼管辖

案例32
张某是香港人,1999年某月某日,经罗湖海关出境时,携带玉石器317件,放在行李中未向海关申报,经绿色通道被查获,经调查其入境时位携带任何玉石。经某省文物部门鉴定,张某所带的玉石中有清初文物,禁止出境。所有玉石总价值一万余元。海关认定,张某违反了海关法第29条。遂作出没收所带玉石器的行政处罚。张某不服,想起诉海关。
问、张某应向哪一级法院提起诉讼?理由是什么?

案例33
原告刘某和张某因琐事争吵,互相殴打,二人都受伤了,当张某受伤较重。县公安局在接到张某报案后,未作认真调查,偏听偏信,即对刘某处以行政拘留15天。刘某不服,依法向市公安局申请复议,市公安局将行政拘留15天改为行政拘留5天。刘某仍然不服,向该县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县法院对属于本院管辖存在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本案的被告是市公案局,按照原告就被告原则,应由市公安局所在地的城东区法院管辖,本院无管辖权;另一种意见认为,虽然市公安局是被告,但属于行政复议机关改变行政决定的,属于共同管辖,本院有管辖权。
问:哪一种意见是正确的?为什么?

 

案例34
张某是到外地打工的农民,春节回家时,在火车上被查出其携带炸药10公斤。市铁路公安分局以张某私自携带爆炸物品乘车,违反爆炸物品管理规定为由,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规定,给予行政拘留15天,并处罚款200元。没收炸药。张某不服,向市铁路公安局提起行政复议,市铁路公安局维持了原决定。张某向铁路运输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问:铁路运输法院该不该受理此案?理由如何?

案例35
张某和女青年小王曾经是恋人,今年某日会面后,张某给小王1000元,小王借用他人的身份证在该市某高级宾馆开了一个房间。张某和小王当晚就留宿该房间,并发生了性关系。某市公安分局查获后认定是卖淫嫖娼行为,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30条对张某、小王分别处以200元的行政处罚。二人不服,向市公安局提起行政复议。行政复议决定认为其二人借用他人的身份证承租宾馆客房,并发生了性行为,已构成了扰乱公共秩序的事实,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19条对其作出200元的行政处罚。二人仍不服,遂提起行政诉讼。
问:应当向哪个地方的法院起诉?理由如何?
 



第二十一章  行政诉讼参加人

案例36
张某的邻居王家在没有规划许可的情况下,在张某楼房20CM处建房,严重损害了张家的通风和采光。张某曾多次向区规划局反映。某区规划局于同年10月作出关于拆除王家违法建筑的处罚决定。但未送达张某。王家也一直没有拆除。张某之姐姐得知后,感到非常气愤,第二天以自己的名义向某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责令规划局履行法定职责。以维护其弟弟的合法权益。
问:法院该不该受理?理由如何?

案例37
张甲、张乙和张丙成立了天天饮食文化公司,公司营业执照上登记的企业性质为三人合伙企业。一日该区卫生局以该企业的厨房卫生不达标为由,作出责令停业的行政处罚。三人都不服,提起行政诉讼。
问:该案的原告是谁?依据是什么?

案例38
某市为吸引一个大客商,欲在开发区征地10公顷作为招商的合作条件。于是向省政府申请批准,为了加快征地进程,发布征地公告上除了某市土地管理部门的印章外,同时加盖了省政府的公章。被征地的村民对征地行为不服,依法提起行政复议,行政复议机关做了维持决定。村民们于是提起行政诉讼。
问:谁是该起案件的适格被告?依据是什么?

 

案例39
今年春节,张某和几个好友在一起打麻将娱乐,后被人举报,所在辖区的公安派出所以派出所的名义给每人处以200元的罚款。张某认为,依据法律规定,派出所以自己的名义只能做50元以下的罚款,上述处罚显然属于超越职权。只有所属的公安局才有这个权力。因此,遂以自己为原告、以所属的公安局为被告提起诉讼。
问:1、人民法院该怎样受理?
    2
、诉讼开始后,其他几个参与人也想参加诉讼,该怎么办?

 

第二十二章  行政诉讼证据

案例40
2000
4月,张律师参加律师资格年审注册时,按要求将登记表、律师执照以及其他手续经由律师事务所缴给了省司法厅。64,该省晚报公布了业已注册的名单。张律师发现没有自己,后向司法厅多次查询无果。遂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省司法厅履行法定职责。张律师认为行政诉讼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在法院要求其提供相关证据时没有提供任何证据。
问:法院该判决哪一方败诉?为什么?

案例41
顾客小张从某音像公司买了两张碟,回家后发现质量非常低劣,便向该市工商局投诉。该市工商局立即派杨某去调查。杨某对柜台上正出售的20张碟封存并送国家工业品质量检测中心检测。对库房里的一万余张碟予以查封扣押。经检测,送检的碟系冒牌货。随即以此认定该公司所售的全为冒牌产品。对该公司处以8000元的罚款。该公司不服,提起行政诉讼。在审理过程中,被告发现应当对查封的产品按法定的数量和方法进行抽样鉴定。未经法院许可,对查封的产品进行了抽检。结论仍然是相同的。
问:1、被告的行为有哪些违法?       2、法院应当做何种判决?为什么?
 

 

第二十三章  行政诉讼的审理程序

案例42:
公民某甲因不服县工商局对其的处罚决定而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人民法院受理后,由1名审判员和3名陪审员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其中一名陪审员为工商局的副局长。在审理过程中,县委领导曾几次要求听取了该案的审理情况,并要求人民法院作出维持县工商局处罚决定的判决。人民法院按县委领导的意见作出了维持的判决。在判决书送达原告5日后,县人民检察院以该审理的程序不合法为由向县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问:本案有哪些地方违反了行政诉讼法的有关规定?
 

 

第二十四章   行政诉讼的法律适用

案例43
国家计委和财政部在清理收费项目的文件中将律师注册费取消,但是,河南省司法厅下发文件,规定全省律师应当继续缴纳注册费,洛阳市司法局一次规定向全市律师收取注册费。该市律师李某对此不服,向法院起诉市司法局,请问法院应当如何审理判决?
 

 

第二十五章   行政诉讼的裁判

案例44
王某是个体出租车司机,其车辆因故被某公安局扣押。该局的公安人员李某,私自驾驶该车外出营运,因向乘客乱要价而被举报。交通部门在查明该车确有乱要价的事实和车主是王某后,未作其他调查,便对王某作出了罚款500元的处罚决定。王某不服,向法院起诉。请问:法院应当如何判决?

 

案例45
甲酒后将乙打伤,乙花费医疗费100元。公安机关对甲作出行政拘留15日的处罚,并裁决甲赔偿乙500元。甲不服,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或变更行政处罚与裁决。法院审理后,将行政拘留15日改变为5日,将赔偿金500元改为100元。请问:该判决是否正确?

 

案例46
某县法院判决该县公安局因非法拘留向受害人赔偿1000元,但县公安局既不在法定期限内上诉,也不主动执行该判决。县法院遂决定强制执行,给公安局局长以行政记大过处分,强制扣押并拍卖小汽车一辆。
请问:  本案的执行是否正确,如不正确,应当如何执行?

 

 

第二十六章  行政附带民事诉讼

案例47:
甲与乙系邻居,都是某村村民,因宅基地而发行争执,并互相厮打 ,甲的眼镜(价值100元)被乙摔碎,甲将乙打成轻微伤,乙为此花费医疗费75元。乙请求本乡人民政府处理。乡政府(受县公安局委托处理本乡的轻微治安案件)经了解,作出了下列决定:甲殴打乙致伤,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处罚款50元,赔偿乙医疗费75元。甲对此不服,依法起诉,要求撤销对自己的处罚,并判令乙赔偿自己的眼镜损失100元。请问法院应当如何判决?

案例48:
英国游客罗密欧在西安市游览时随地吐痰,被雁塔区市容管理人员罚款20元,罗密欧回国后委托英国律师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维持处罚的判决后,罗密欧不服,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高级法院认为,罗密欧是在收到一审判决25日后提起上诉,超过了时效,因而作出驳回上诉的裁定。请分析:本案中存在哪些违法之处

 

 

第二十七章  行政赔偿

案例49   原告:锦州铁路分局锦州车站商业服务公司(以下简称商服公司),所在地址锦州火车站院内。
  被告:锦州市环境卫生管理处(以下简称市环卫处),所在地址锦州市南京路四段12号。
  第三人:锦州市凌河区环境卫生管理处(以下简称区环卫处),所在地址锦州市凌河区安乐里40号楼。
  1995111,原告向第三人交纳2400元垃圾排放费,领取了垃圾排放证。该证标明垃圾排放地点为驻锦413部队南墙,期限一年。118,锦铁分局锦州车站向被告交纳2800垃圾排放费,领取了垃圾排放证,排放地点为锦州南山排放场。1995410,原告司机刘某某驾驶辽G00179130型汽车,按第三人指定的地点排放垃圾时,被被告强行制止,并让司机将车开到市环卫处院内予以扣留。原告领导找第三人要求协助解决放车事宜未果,遂向市政府反映。413,市政府查办处根据某副市长意见,写了“车辆速放行,不能罚款”的便条交给原告转交被告,但原告没有交给被告。同月17日,被告决定对原告处以1万元的罚款,并要求原告在乱倒垃圾有关数据材料上签字,承认事实即放车。原告未签字。被告市环卫处分别于41217日,通过锦州经济广播电台、锦州晚报公开报道商服公司“乱倒垃圾受罚”。被告扣留原告的车辆及罚款决定均未给原告开具任何手续。原告遂于1995414向锦州市凌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512,在凌河区人民法院主持下,原告将被扣押32天的汽车取回,发现车上丢失铁锹一把,喇叭一个,价值85元。
  原告诉称:凌河区环卫处给我公司签发了垃圾排放证,收取了垃圾排放费,批准我公司在指定地点排放垃圾一年;被告认为凌河区环卫处签发的垃圾排放证无效,是无法律依据的;故请求法院判决撤销被告做出的罚款1万元、扣押货运汽车的具体行政行为,赔偿因扣押货运汽车所造成的经济损失等。
  被告辩称:原告乱倒垃圾,根据《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等有关规定,决定原告在10日内将乱倒的垃圾清扫干净,并处以1万元的罚款是正确的;对其车辆是作为证据扣留的,原告在乱倒垃圾数据材料上签字,我们就放车。
  第三人称:根据市政府(1994)4次常务会议决定,垃圾排放费的收取权下放到区环卫处,区环卫处有权对辖区内单位产生的垃圾进行处理,我们批准的垃圾排放证是有效的。

凌河区人民法院通过公开审理认为:国务院《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规定的人民政府环境卫生管理部门,含区人民政府环境卫生管理部门。 1994年,锦州市人民政府第四次常务会议决定,将市环境卫生管理的权限下放到区级环境卫生管理处。据此,凌河区环卫处有权对辖区内所产生的垃圾进行处理,且倒垃圾地点是应金屯村垫坑还田的请求指定的。原告按指定地点排放垃圾属积极行为,不属乱倒垃圾。对被告给予原告罚款1万元的处理决定,不予支持。被告扣留原告车辆,超越了其职权范围,属违法行为。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合理部分予以赔偿,自市领导指示意见次日起属原告不积极行为扩大的损失部分,由其自行负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项第2目、第4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4条第()()项、第28条第()项、第()项之规定,该院于1995717做出如下判决:
1
.撤销锦州市环境卫生管理处对锦州铁路分局锦州车站商业服务公司(罚款)1万元的处罚决定;
2
.由被告锦州市环境卫生管理处赔偿扣押原告锦州铁路分局锦州车站商业服务公司车辆期间的直接损失826.50(3X275.50)
3
.原告、被告及第三人其余之诉予以驳回。
案件受理费150元由被告承担。
  一审宣判后,锦州铁路分局锦州车站商业服务公司不服,向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提出“一审判决已经确认被上诉人扣押上诉人车辆32天,直接经济损失应全部由被上诉人赔偿。”锦州市环境卫生管理处辩称:判决撤销罚款1万元决定不合理,上诉人要求赔偿32天扣车损失是苛刻的。锦州市凌河区环境卫生管理处诉称:我们批准的垃圾排放证是有效的,作为区一级环境卫生主管部门完全同意法院的判决。
  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认为:城市人民政府环境卫生主管部门包括市、区两级。
  锦州车站商服公司按照锦州市凌河区环境卫生管理处签发的“垃圾排放证”规定的地点排放垃圾,锦州环卫处认定为乱倒垃圾,主要证据不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54条第()项第1目之规定,原判撤销其罚款1万元的具体行政行为是正确的,终审应予维持。锦州市环卫处扣押锦州铁路分局锦州车站商服公司货运汽车,没有法律依据,属于超越职权的违法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54条第()项第4目之规定,扣押货运汽车的具体行政行为应当依法撤销。原判主文对此项漏判不妥,终审应予加判。关于锦州铁路分局锦州车站商服公司要求锦州市环卫处行政赔偿问题,由于被诉行政机关违法扣押上诉人之生产用车,由此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4条第()项、第28条第()项、第()项之规定,应负行政赔偿责任。被上诉人称,多次通知企业取车而拒绝取车,主要经济损失应自付。上诉人称被上诉人以上诉人在“乱倒垃圾的有关数据”单上签字为前提条件放车,所以我们不能取车。被上诉人没有提供出无条件放车的证据,故认定其应承担赔偿32天的直接经济损失之责任。原判认定被上诉人应承担行政赔偿责任、赔偿标准并无不当,但原判以 “自市领导指示意见次日起属原告不积极行为扩大的损失部分,由其自行负责”,只判决被上诉人赔偿3天扣车经济损失显系不当。上诉人没有法定义务传递市领导的指示意见,加之被上诉人放车附有条件,故应改判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扣车32天的经济损失。上诉人在诉讼中表示放弃对丢失汽车喇叭和铁锹的索赔要求,应予准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61条第()项、第54条第()项第1目、第4目,第74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4条第()()项、第28条第()项、第()项之规定,该院于19951030做出终审判决:
1
.维持原判第一项;
2
.撤销原判第二项、第三项;
3
.撤销被上诉人锦州市环境卫生管理处扣押锦州铁路分局锦州车站商业服务公司130型货运汽车(车号辽G00179)的具体行政行为;
4
.州市环境卫生管理处赔偿锦州铁路分局锦州车站商业服务公司扣车32天的直接济损失人民币8816.00元。
  一审案件受理费15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562.64元和其他诉讼费150元,由锦州市环境卫生管理处承担。
[
法律问题]  你认为上述关于行政赔偿的案件的审理是否正确?为什么?

案例50

1995126XX公司出口某木板四个集装箱,被X海关以没有出口许可证为由不准出关。X公司称:已向X市开发区管委会提出过申领出口许可证;本公司也是开发区管委会批准成立的;本产品原来没有许可证也出口过,这次需出示出口许可证,X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没有提前告知本公司。X公司便以X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为被告向X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赔偿诉讼,请求:(1)赔偿国内经济合同损失15313万元人民币; (2)赔偿国外经济合同损失3721万美元;(3)赔偿起诉人直接投资损失1001万美元和500万元人民币;(4)承担起诉人银行货物利息、地租、水电等费用。
  X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告提出的四项具体诉讼请求,均是行政赔偿的内容,尽管原告提出曾向被告申请过出口许可证,被告没有作出相应反应,但对此原告只是作为行政赔偿的理由提出来的,不属于提起行政诉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67条第2款之规定,单独提起行政赔偿的,应当先向行政机关提出,由行政机关先行解决,而XX公司并未先向行政机关提出。据此,X市中级人民法院对X公司的起诉裁定不予受理。
  不同的意见认为,此案应作为行政诉讼与行政赔偿诉讼一并提起予以对待。理由是:原告提出的请求行政赔偿的理由中,涉及到原告申领出口许可证问题,如果确认此申请存在,则应认定被告有不作为的行为,这正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11条第1款第()项的规定,即“认为符合法定条件申请行政机关颁发许可证和执照,行政机关拒绝颁发或者不予答复的”这一情形。
[
法律问题]  本案中提起行政赔偿之诉是否能够成立?

 


武昌理工学院文法与外语学院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