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栏目导航    ·案例教学法 ·名家演讲 ·他山之石 ·行政法词典 ·教改之窗 ·互联网导航
·方世荣——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讲坛:促进《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废旧立新学术研讨会纪要
·如果强拆一如既往, 中国“新”在何处
·“记者权利保障机制”学术研讨会纪要
当前位置:主页>名家演讲>文章内容
对通钢事件的法学分析
来源: 发布时间:2010-12-15 阅读次数:

201087巩献田教授讲座全文:

                                  对通钢事件的法学分析

        去年724日,通钢发生的事情我认为是非常大的事情,特别大的事情,当时我在美国探亲,国内老同志给我打电话,说你要关注这个事情。他没给我电话的时候,我已经关注这件事情了,在美国期间我写了3篇文章,第一篇是:“一场激烈的阶级搏斗”,去年发的。今年的724日,我把写好的第二篇“通钢工人群众有罪吗?”和第三篇“谁是真正的罪犯”,即到底谁有罪?最后的一篇,通过我自己独立的研究我认为罪犯就是吉林省国资委。

        第二个问题,法学界有个共识大家都承认的,对案件的解释有两类,一类就是:有权解释,国家权力机关,如全国人大或司法机关法院检察院做出解释,他们的解释叫有权解释 ,他们的解释有法律的约束力,第二类是学理解释,今天我讲的就是法理解释,没有法律约束力。它虽然没有法律约束力,但他可能直接影响国家的司法机关的判决。这就说,没有权要影响有权的。学理解释从理论上从法律上的判断不是没用的,拿出事实和证据来,提供一个具有逻辑的连接;是有证据有逻辑。

       大家都知道马克思主义著作扉页上有个口号“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毛主席号召全世界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团结起来!目前,全世界和全中国的资产者倒是联合起来了,他们有权有钱有实力有场所,他们联合起来了,但是广大的劳苦大众没有联合起来,或者即使有不少的联合的组织和形式,或者起作用不大,或者缺乏联合的内容,徒具形式,为什么?国内外一切反动派他们不让你联合起来,你联合起来,他们就垮台了,一些反动势力,就怕人民群众团结起来,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之间的团结在今天比什么时候都重要。所以,我们一定要紧密团结在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扭转政府的正确的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的怪象,揭穿那些歪曲中央正确决策,制造中央的正确领导与人民群众对立的阴谋诡计!

        比如贪污腐败分子他使用阴谋诡计,挑拨离间。回想文革期间为什么群众斗群众啊?当然群众有小资产阶级的劣根性,根本上说真正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在挑拨。这是很重要的因素,我在农村基层工作10多年,确实接触了相当多好干部,在70年,我听说文革武斗比较厉害的时候,一个小公社的社长,看见群众在集市上打起来了,他就站在方桌上说“乡亲们,不要打了,那不是斗争大方向,斗争我才是斗争大方向”。一个基层的干部的觉悟,比一些高级干部的觉悟还要高,他知道文革不是群众斗群众的,是斗党内走资派的。他知道这个道理,他说你们打我是对的,是大方向。所以无产阶级的联合最重要了。这里不能不说,我们革命队伍内部抱着个人主义闹革命的人,他总是显得有点别扭。我今天说的是法理解释,影响我们的司法机关‘我对最高(法院)是很崇敬的,可是,最高也有错,他也是由人组成的,人不可能不犯错误,他对错案考虑很多,可是有的法官就是不考虑当事人的利益。司法腐败也是腐败中的一个有机构成部分,好多年前说中国腐败是系统性腐败,也就是说不是那个部门腐败那个部门就不腐败了。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201085刊载中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北大哲学系教授黄楠的一篇访谈。他说,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一个是理论界的学术研究,另一个是中央文件以及我们现在的大学教育状况。从中央和中央文件看,态度是鲜明的、坚定的,我们的教科书,大学教育都是明确的。但是,他个人认为,学术研究领域比较混乱。甚至可以说怀疑、否定辩证唯物主义的占多数,有的甚至;连历史唯物主义也否定。而比较欣赏的新提法是实践唯物主义,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实践唯物主义。我理解,在很多报刊杂志和学者讨论中,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多数是质疑的,是不承认辩证唯物主义的。

       地方的不稳定因素太多,社会相当程度的不稳定。我相信我们听讲座的不要过激的做事,我们的法律虽然有些漏洞,总起来说,还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关键是不执行啊,宪法党章不执行,不是法律不好,关键是不执行啊。

        列宁全集第42卷纪念十月革命4周年的文章,谈到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关系问题。讲的很好,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把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任务最彻底最迅速最圆满的解决了。这些都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内容,反对等级制,宗教迷信,妇女地位问题,这都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问题,资产阶级领袖们200多年前向群众许诺但没实现。为什么没兑现?列宁说他们是不可能实现的,最大的障碍是什么,原因是他们尊重“神圣的私有制”。我们在2004年修宪的时候,有人说国家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私有财产也要神圣不可侵犯,都应该写进去,后来他们的提法没被采用。列宁说在我们社会主义革命中不存在中世纪可恶的制度和对神圣私有权的可恶的尊重。我们现在可以说对私有权的可恶尊重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我在网上看到有个记者揭露某公司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当地的公安就发出通缉令,通缉这个记者,报社记者电话采访我,我说,你写。我们的公安机关是做人民的忠诚卫士呢?还是做不法资本家看门的恶狗?我认为当地公安机关做了不法资本家的恶狗。记者揭露公司侵吞国有财产问题,他以破坏商业信誉为由通缉记者,而不去查公司的问题,当地政府人大是否有勾结的问题?否则公安局长没这个胆子!要追究当地党委政府的违法责任,他这是杀鸡给猴看,谁要维护国家利益,就通缉你,就抓你,这还了得。这叫社会主义吗?连资本主义都不如!

       在俄国新经济政策时期,列宁说:“我们过去和现在也要承认的只是国家资本主义,而国家就是我们,就是我们有觉悟的工人,就是我们共产党员。”现在我们党的干部说老百姓是“屁民”“你替党说话还是替群众说话啊?”他把国家、党和人民对立起来了,国家就是我们,就是我们有觉悟的工人,我们共产党员。

       刚刚听别人给我讲,山西省某地基层选举的笑话,选举好哇,比任命制好哇,那也不见得。选举现场的门口用两辆大卡车堵着,中间露出一道缝来,一个人拿着铁锨,只能让选支持自己那派的进会场,不是的就一锨打跑他,这是选举会场,比过去北洋军阀曹锟堵着议会门口拿枪不让议员出来,现在是堵着不让进去。这连资产阶级民主也没有了,这就是封建法西斯。

       1922年的列宁说:“做生意吧,发财吧,我们允许你这样做,但是,我们加倍严格的要求你做老实人。不仅准确认真的对待我们共产主义的法律条文,而且要认真对待它的精神,不得有一丝一毫违背我们的法律。”对照我国改革开放的情况,我们是要求他们做老实人吗?暴富者都是老实人嘛?有些是雇凶杀人,相当多的暴富的人就不是老实人,老实人暴富不起来。13大党代会有两句话“诚实劳动,合法经营”,其实有的人不多行为与这句话是相反的,到处是陷阱,真的少,假的多。现在的考试作弊是最严重的,现代化的作弊工具,作弊的人是老实人吗?河北省提拔的一名女干部学历却是假的。

       下面我对通钢事件的主要意思说一下:不谈阶级这个概念本身就是问题。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社会有个过渡时期叫社会主义社会,它最根本的任务就是消灭阶级。不提阶级是不是阶级就消灭了呢?这些年来正是提阶级和阶级斗争的,是坚持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通钢当时的建龙集团第一次撤股,人民是锣鼓喧天放鞭炮庆祝的,结果看到生意好了,建龙集团又想进入。第一次进入后,问题不是没人反映,不是没人上访,可就是不听。效益一直很好的通钢集团,这次群众不答应了。第一次进入的时候,有几万人下岗。第二次进入,他们派去的总经理叫陈国军,他的意思是谁对抗谁下岗。在这些人那里一点法制也没有。打着改制的旗号,有人声称国有企业什么时候改好了?说把国有企业改没了就改好了。实际上是走私有制的道路。中国当代所有问题的根源就是私有化。我是研究法学的,就犯罪率高和恶性案件增加来讲,总体上讲,就是私有化造成的。根据最高法院的两会报告,每年新产生的罪犯平均100万。80年代我们监狱关押罪犯和美国是一样的都是150万,我们当时人口是10亿了,美国是2亿人口。现在我们的犯罪为什么这么多,根本的是社会问题。建国前30年犯罪为什么那么低?很值得研究。

       马克思的主要著作是资本论,协作提高生产率的最好最基本的方法。我们是单干了,单干可以干见不得人的勾当。现在保护隐私,老百姓有什么隐私权啊,是官僚资产阶级贪污腐败分子,他们有“隐私”。党中央出台措施,公布财产,共产党就是搞共产的,你搞私有制了,你还搞什么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主要是公有制和私有制的斗争。

       第二部分,我认为通钢工人群众是没有罪的,不仅没有罪,而且有功,在历史上留下浓重一笔的。他的行为是什么?他们是紧急避险行为,在法学上什么是紧急避险行为呢、是用损害一种合法权益的方法保护另一种合法权益。通钢国有财产受到威胁,工人的劳动权受到威胁,避险有没有过度呢?我说没有,有人说,怎么能随便把人打死呢?这怎么是随便呢?国家财产受到威胁了,工人不仅没罪还有功,国家应该表彰的。怎么还叫公安局去抓人呢?维护的是国家的利益,是广大工人群众的利益啊?对群体性事件要进行阶级分析。我们讲犯罪有3个特征:1、社会危害性2、刑事违法性3、应受刑罚惩罚性。

        通钢工人的行为,(1)维护了国家的利益,维护了工人的利益和社会稳定,这是有利性。(2)维护了千万工人的劳动权。(3)维护了社会主义关系,促进了社会主义生产力的发展。通钢为全国工人阶级作出了榜样,敢于斗争,善于斗争,敢于同顽固走资本主义道路侵吞国家财产的犯罪分子做斗争。他们是真正的英雄!他们是团结起来体现工人阶级阶级性的体现。(4)恢复了工人工厂主人翁的地位,激发劳动积极性,必将载入中国工人阶级光荣史册的行为。他的历史意义随着时间的久远越来越明显。抵制私有化,抵制走私有化道路的恶势力,这是一个榜样。中国工人阶级的阶级意识被唤醒了。“阶级斗争在一定范围内存在”在什么范围了?这就是阶级斗争。

        抽象肯定,具体否定,这是篡改马克思主义的,偷换阉割马克思主义狠毒的一招。讲公平正义自由平等了,谁的公平啊?谁的自由啊?今年北京一家有父母,他的儿子赌博把父母的住房私自给卖了,正值春节,老俩口没地方住,就在居民区的院子里挖了一个洞住。在中国什么事都有,连基本的伦理都没有了。陈国军们是怕死的,真正不怕死的是无产阶级,贪官污吏最胆小,不小为什么雇佣私人保镖?毛主席活着的时候什么也不怕,人民领袖和人民在一起他害怕吗?人民会舍命去保护他的。谁有罪呢?是吉林省国资委。我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条款,企业国有资产法的条款,工会法的有关条款,劳动法的有关条款,公司法的有关条款,劳动合同法的规定。违法不等于犯罪。只有违反刑法的规定,才是犯罪。中国刑法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玩忽职守使国家财产或人民利益受到重大损失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吉林省国资委使国家财产受到特别严重的损失,违反了刑法的规定。

       建龙集团违反规定,自己找北京一个评估资产的公司进行评估。它第一次进驻是犯罪实施终了,说犯罪既遂;第二次进驻是着手实施犯罪了,进驻了,干部任命了,开中层会议统一思想了,这已经是实施或者着手犯罪了。只不过在通钢工人的抗议下,他没有实施终了。第二次不是没犯罪,而是犯罪未遂,没有造成恶果(国家财产损失,工人失去劳动权等),两次都是犯罪,吉林省国资委是真正的罪犯。是否有私分国有资产罪的嫌疑?尚待认定。是谁改变或妄图改变通钢的全民所有制财产?是吉林省国资委和建龙集团合伙的。是谁改变或妄图改变通钢的社会主义性质?是吉林省国资委和建龙集团合伙改变的。是谁曾经或妄图将数万的工人变为受雇佣者的地位。也是他们!

        我认定这是一个危害性特大的、特殊类型的犯罪,这个犯罪我自己认为,目前我国法学界尤其刑法界没有纳入自己的视野,没有很好研究。还有一个是控告国有资产流失的案件一律不予受理,法院不予受理,是哪里的指示,哪里的规定,我不清楚。不但不受理反过来通缉我们揭发犯罪嫌疑的记者,颠倒着来。

       为什么说是特殊类型的犯罪呢?这与1997年修改的刑法中“单位犯罪”不一样。它特殊在:

        第一,地方党和国家机关的领导人以集体的名义参与其中,象吉林国资委犯罪,也包括了吉林省委和省政府,我们现在研究系统科学、系统论,吉林省国资委没有吉林省委省政府的支持,不会那样搞的。

       第二个特殊性,地方党委政府以决议的形式作为根据。

       第三,绝大多数人认为其行为不当,却不认为是违法犯罪行为。这20来年这样的犯罪,人们一般不认为是犯罪,认为不对但不是犯罪,坏就坏在这里。中央电视台报道了山东一个国营厂长注册一个私营企业,将国有资产转移到自己的私营企业里了,即所谓“左手倒右手,公有变私有”。我问道山东来的人。他说:“哎呀,多了,都这样。”都这样就合理了,没办法了。

    第四,犯罪的主体不是很明确,而是涉及多人,刑事责任复杂化,但是有一点是清楚的,任何市场经济都讲平等交换,不搞平等交换在哪个社会里都是不对的,现在为什么不平等交换呢?好好的企业为什么就白白给了你呢?朱镕基当总理的时候说“哪里是卖啊?是半卖半送,简直是送。”为什么送给他,不送给别人呢?矛盾就在这里,凡是干这类事情而在事前或事后得到好处的都是受贿罪。很多企业成负资产了,中国最坏的就是一些所谓经济学家的一些说法,危害特大。这类犯罪,最后追究起来特难。从各级权力机关如全国人大及地方人大看,漏洞很少,漏洞出在哪里?漏洞就出在各级政府,出在国务院,国务院出台的不少措施是违反宪法规定!有个国务委员,她在一本工商界写的书店前言里边,对于南方一个省委书记对民营经济要放心,放手,放胆的基础上又加上在政策上要“放宽”,于是由“三放”变成“四放”!

      列宁在国家资本主义期间政策是放宽的吗?所以问题是在行政部门。对全国财产权利掌握不应该是国务院,应该是全国人大。从朱镕基开始“减员增效”也是非常错误的,是毫无道理的。社会主义和失业是对立的,建国后,我们消灭失业是重要的任务,失业和犯罪是紧密联系的,公有制变私有制导致大量人失业,从而犯罪增多。什么把蛋糕切得再大一点啊。是生产决定分配,第一,它是改变地方政权的社会主义性质和社会主义制度,破坏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主体地位,造成成千上万劳动者失业,劳动者的劳动权利被剥夺,破坏社会秩序,制造社会动乱的主要因素。第二,涉及这类犯罪的主体地位是非常复杂的。一般的干部是路线问题,是思想认识问题,只要认识错误改正错误,不再坚持错误路线,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但这类干部绝不能提拔重用。对提拔重用者,追究刑事责任。山东诸城县原一个县委书记,发明了农村私有化的股份合作制,山东老百姓叫X卖光。拼命疯狂搞私有化的提拔重用,而抵制的被撤职查办以至于致通缉。这就是我国的部分现实。国家司法机关应该追究那些以改制为名侵吞国有资产的腐败分子。

    香港的反贪局来中央党校讲反贪经验,资本主义的反贪经验,来社会主义讲。搞了30多年的特色社会主义,还不如香港资本主义反贪反得好。我们和香港交流是可以的,学习他们的经验。我们连资本主义的反贪也不如了,说明什么?国家财产集体财产为什么不通过平等交换就给人了,为什么中国有这么多的“暴发户”?为什么我国贫富悬殊这么严重?一些干部借改制之名损公肥私是主要原因。不严厉惩治这类危害严重的罪犯,还谈什么法制依法治国?应该说,中央领导同志和中纪委对财产申报制度是积极的,但是一到讨论具体问题的时候就可能发生不小的问题。制定的五年预防腐败纲要文件中就没有提到财产申报问题。

        维护社会主义社会关系,是我们的历史使命。我近来看了我国著名刑法学家人民大学教授高铭暄和武汉大学教授马克昌编写的《刑法学》第三版,犯罪概念和犯罪构成,写到对社会的危害性是犯罪的基本特征,包括对社会关系造成或可能造成的这样或那样的危害。危害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危害了社会主义社会。当代中国社会犯罪,是对中国社会主义社会关系的侵犯。而雇佣关系不是社会主义社会关系,你剥削我,我们之间怎么说是社会主义社会关系呢?这是资本主义社会关系。当然,资本家合法经营,在目前是受保护的,他犯罪了你还保护他,这就是立场问题。看不到犯罪对我国社会主义关系的危害是看不到犯罪的本质的。那个记者是维护社会主义关系的,是立功的,那公安局通缉他,这是在维护资本主义社会关系的。

        社会主义社会关系包括哪些呢?第一,经济关系,包括三个方面,一个是生产资料公有制,一个是人们之间的平等友爱团结关系,还有按劳分配。第二政治关系,公民是平等的,在党内党员是平等的,没有特殊的。中央党校一个教授,说我们恋旧,他是把新旧颠倒了,贪污盛行,假冒伪劣是新啊是旧啊?有些人把这当新,把社会主义叫旧。自从伤痕文学盛行以后,控诉无产阶级专政,污蔑社会主义革命,教育人不是积极向上而是消极颓废。

        我认为:第一,是坚持依法办事,坚持原则,坚持法制;二是要慎重,一定要分清那些打着学术研究的幌子实际上干违法犯罪勾当的人。讲宪政,为什么不强调专政而强调宪政呢?宪政的目的就是否定人民民主专政的,搞议会制,共产党要下台。他们的论证是共产党在台上是搞不了宪政的。根本否定我国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宪政说白了,大英百科全书说就是立宪政体,是政体不是国体。按照宪法来组织政体,而他们却是想把国体给变更了。

       第二,就是重建或者恢复公有制的主体地位,这是当务之急。改革者说公有制实现形式是股份制,我说私有制的实现形式是股份制,把国家的全民的股份成个人的了那是公有制?

        邓小平说过一句话,我们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人民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是政府施政的目标,现在人民到底是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啊?这个人民是谁啊?有没有我?有没有你?人大代表大会,有人讲是官(僚)商(人)(不良)学(者)代表大会,这话难听,有无一点道理?真正一线是工人农民有多少?问题就在这里。

       在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努力恢复和巩固我国社会主义关系,重建和恢复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地位,这是中国共产党员的权利和义务。

       我就讲这些,这是我个人的想法和心得,肯定有错误的地方,有的人说我,你是真共产党员。我说真也好假也好,我自己是努力尽心按照马克思主义、按照社会主义来规范自己的行为 ,至于外界怎么评价,还是那句话,让他们说去吧,爱怎么说就怎么说,什么极左呀,保守呀,僵化呀,真正极左的是他们,他们说没有阶级了,那不是共产主义社会了吗?是他们自己僵化,自己保守,保资本主义的僵化,他们的言行是与马克思主义背离的,一切有良心的中国人,都是在维护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地位,毛泽东作为人民领袖的地位,只有这样,中国才有出路。

                                                                                                                                                                                                                                           编辑:成


武昌理工学院文法与外语学院
技术支持:武昌理工学院网络中心